家有猫咪

「这是只给亲友和自己摸鱼的博客了」

头像是我家猫宛宛

我是萦席,
请多指教。

永吹@筆畫數
对象@柚丸奶糕

手机板头是水吉太太画给我的人设

文禁止转载,其余多半无所谓

是条咸鱼(重点)
填完坑就走人的那种

赌博使人高产
欢迎大家都来玩

推荐限定凹凸安雷瑞金,除非特别好看或者亲友的图之外不会推荐。

雷点全无,开始混邪。请注意这个沙雕的开始。

沉迷(2)完

*ooc预警
*学生安x老师雷
*沉迷这篇完了,但它其实只是个序章
*详情请翻到我的第一篇文章的学院paro,对我要写它。但可能是以后的事了。现在论坛体新坑填完再说
*上一篇我链接放评论,这篇其实已经二改了,之前第一次写太像小孩子了不大可能,但是这篇好像成人过头emmmmmmm看着来吧。喜欢就点个小心心
*希望小心心能和第一篇一样多,那是去最多的一篇了。(好像上和下画风不太像。...管他的 )

——
安迷修醒来的时候是懵逼的。就是那种“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的迷惘状态。

酸疼的脊背,阵痛的脑门,以及一条刚刚挂在身上现在滑落下去的毯子???……也正是这条毯子,告诉了安迷修他此时此刻的现状。

他睡的地方是他无比熟悉的沙发,盖的是他化成灰都认识的空调毯。眼睛所看到之处无一不是他所认识熟知甚至每天都能见到的家庭器具。

这里是他安迷修的家。

然后他正衣衫不整,茫然若失的坐在沙发上思考人生。

领结半解,纽扣全开,绷带凌乱。若不是裤子还在安迷修就真的要以为自己碰上了那档子事。

哈……那档子事?真是脑子要烧坏了竟然往着雷狮的暗示里绕弯了?

安迷修随手按压了下脑袋那儿的太阳穴,嗤笑自己的同时又看了看左手手表的指针。

8:30

是早自习结束的时间。

看来是来不及上课了,请假吧。头也钝痛钝痛的。

安迷修想了想,还是给副班请了个假。然后顺便给自己整理了一下衣服向房间走去。

他试着拧了拧门把,是锁着的。……顿时安迷修就觉得自己头更疼了,他转而将手握成拳头,对门板敲了敲。

力道不重,但里面绝对能听到。

趁着里面还没动静的空挡,安迷修试图回想了下昨晚的遭遇。……自打被气到开口说话,就没任何记忆了。

不过片刻,里面传来了声响。安迷修不清楚里面那人——雷狮究竟在做些什么,明明没有任何声音作答,却有极大的动静?

听着脚步声,他快走来门口。安迷修退后一步,等待门的敞开。——三分钟过去了,门纹丝不动。

“安迷修——你可别打什么主意。那些小玩意儿对我来说可是不堪一击啊。”

门后人是什么样子,安迷修大概知道。一定是在笑着,特别猖狂的笑着。

但安迷修不懂雷狮的张狂在哪。他只好用那毫无波澜的语气道出那些安慰性的词儿。

“好好好,我不做什么。雷老师你先出来,让我吃个退烧药。”

最后雷狮当然是开了房门出来让位——因为那是安迷修的卧室。不光是安迷修现在急需去卧室找他的急救箱,雷狮更是一个人名教师,占鹊筑巢?是不可能的。

不是说雷狮被那所谓的教师准则束缚住,而是雷狮作为人名教师本身的时候就明白良心二字的重要性。

你说雷狮他既然有作为教师的意识,那为什么昨晚还让一个发了烧的学生睡沙发而自己睡卧室?

那当然是因为他是安迷修啊——那个分明温和有礼,傲气凛然的安迷修,那个一碰上女性就变得恶心帅的安迷修,那个一见他就变得冷漠戒备的安迷修。

安迷修吃好了药,打算收拾收拾把下午的课补了。雷狮就被他那么晾在沙发上了,不管不顾。……其实在安迷修脑子里,认为雷狮这个有手有脚,又身体健全——可能还有点因为宿醉而范头痛吧。但怎么说安全走回家也只是小事一桩吧?

所以安迷修就把书啊作业啊什么的都放好,起身就去厨房打算给自己下一碗面吃。然后,一直没走也没出声的雷狮大爷无精打采的拖长尾音道。

“安迷修啊——老师我好饿啊——也给我做一份吃的行不行?”

“不行,滚。”

安迷修吱声回应了一句。

结果雷狮也没滚,安迷修也没少做一份。

“吃完就赶紧去上你的课。雷老师”

“哟,长能耐了啊,安迷修。嗯,还是该叫你班长大人比较好?呵——”

雷狮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得,扬起满是调侃的笑容,右手的筷头顺势指着安迷修晃了晃。

“你这个班长大人可从未缺勤过——大概副班长从未想到自己也来收作业吧?”

……遭了!副班长是那个刚转来的小孩子,明明还没熟悉环境的他怎么可能会收好作业!?可恶的雷狮——

深知班里套路的安迷修突然抬眼瞪向那依旧笑的挑衅以及消遣模样的雷狮——那是自早上醒来,安迷修第一次认真对上雷狮的眼睛。

那犹如葡萄紫般的眼睛,此时因为主人的兴致盎然而散发着点点星光。宛如无数跳动的精灵,在他眼中欢乐。

安迷修还是在瞪,但他少了些许锐气,多了些沉静。眼神还是那样冷漠厌恶的神情,只是他眼中闪烁的丝丝流光,微弱的显示着主人的心不在焉。

“吃完就走,雷狮。我可不管你去哪儿。”

这儿会安迷修连敬语都不用了。他对雷狮的耐心终于又一次消耗完毕了。而一旦没了耐心,安迷修就显得特别冷淡——这可不是骑士的素养。

然后雷狮看着安迷修那个态度啊,就很气。这就给他雷狮一个冷漠疏离的眼神?——昨晚是谁把他带回家并给他敷了冰袋的?

要不是他雷狮的帮忙,你安迷修早就烧成一个傻子了好吗?……还有,说说你的卧室,床那么小,还处处磕人?

别傻了雷狮,安迷修他不会知道的,也不想知道。

“班长大人——你莫不是脑子烧坏了吧?我可是好心好意的提醒你。再说了发烧当天还敢一个人工作到深夜,你可还真有本事啊安迷修。”

“我没本事。”

安迷修淡淡的朝雷狮那反讽一句,接着他就把吃完的面碗收拾洗洗干净。他看着那依然死皮赖脸就是不走的雷狮,由不得他沉思一秒而发痛的脑袋壳儿。

“雷老师,这次是我的失职。之后我会好好规划。”

安迷修背起手中的书包,看着翘着二郎腿一副大爷样并且毫无动静的雷狮。冷静的想了想,还是给了雷狮他一个承诺。

听到这话的雷狮瞬间就笑出了声,其实他本身就在笑。笑的令安迷修觉得厌烦与暴躁。这与他面上的平静冷漠不符,至少他自己知道不对劲儿。

安迷修现在走也不是,站也不是,坐?雷狮可在那儿呢。看起来有点尴尬……在安迷修面无表情的物看着雷狮的时候,这气氛就更冷淡了。

“那你想怎样…”

“过来,休息。安迷修——你不把自己当人看,我这个老师还起码把你当学生看。……可不要在拿那种眼神看我了,最为班导的我可是批准了你一天的假期啊。”

“你这是要挟,雷老师。”

安迷修静静地看着雷狮手中显露的智能手机。他感到自己此时此刻,异常可笑。手中的书包很可笑,自己那无缘无故升上来的固执也很可笑,就连这——正被眼前人占鹊筑巢的房子都很可笑。

“你这是在威胁我,雷狮。威胁我不许去上学。……你知道吗!学校对我来说的重要性。”

是的,知道自己早已生病的安迷修怎么可能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那样糟蹋自己——说糟蹋不为过,昨晚的工作安迷修知道自己已经再也不想去一次了。

他有把握让自己毫发无损、神清气爽的上着早课,待在早自习里。保持着他毫无破绽的全勤日子。

然后雷狮来了,带着毁灭来到了他身边。但安迷修不气,他也气不起来。扪心自问,昨晚只是一场意外,在这场意外——雷狮他还会为自己着想,这是安迷修没想到的。

接着更出乎他意料的,是雷狮的态度。

这是他没见到过得雷狮,霸道、不可一世、唯我独尊。明明目的不过是叫人坐下休息,却硬生生的逼出了一股“你敢不坐下试试!?”的气势。

“我就是在要挟你,安迷修。”

雷狮大爷似是觉得坐姿太久,微微调整了一番,却让窄小的沙发空出了不大不小的位置——安迷修坐上去刚好。

“坐下,休息。”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简简单单的语气。但说出这语气的主人,却挑着眉看着安迷修。

见状,安迷修叹了叹气,随手放下书包,毫无顾忌的坐在了雷狮旁边。

“………………雷老师,你这样嚣张是永远得不到女朋友的。”

“哈?老子要女朋友干什么?”

安迷修无言面对雷狮,他觉得自己可能要崩三观了。

评论 ( 3 )
热度 ( 23 )
  1. 断尐殇家有猫咪 转载了此文字

© 家有猫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