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物席——美食博主

「对每一位喜欢我文的天使怀抱着谢意。」

我是萦席,
请多指教。

永吹@筆畫數
对象@柚丸奶糕

手机板头是水吉太太画给我的人设

文禁止转载,其余多半无所谓

是条咸鱼(重点)
填完坑就走人的那种

赌博使人高产
欢迎大家都来玩

推荐限定凹凸安雷瑞金,除非特别好看或者亲友的图之外不会推荐。

雷点全无,开始混邪。请注意这个沙雕的开始。

[丹嘉]风向指标

*丹嘉小甜饼
*交往前提下
*深夜六十分,句梗“本大爷对你这么好,你得亲本大爷一下”
*成年人的爱情更多的时候是行动多于说动。

——
“好好给我记住——菜鸡没资格谈判交合!”阳光普照之下,郁郁森森的林间道内,一抹金灿闪耀的身影独自笔直站着。

他的个子其实不高,甚至比对面那群乌合之众小了不止半截。但那群怂货却怕极了,他们觉得对面这个看起来是小孩也确实是小孩的嚣张人儿实在太高大了。

就仿佛他的高傲是天生的,嚣张是本能的,蔑视是应当的。

或许没有比这一刻,让他们更深刻的意识到,嘉德罗斯——是怎样不可及的存在。

嘉德罗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一想到之前他们那九牛一毛的恶作剧——不管是放在书包里的蛇鼠还是黏在课本上的粪类,对他来说 这些都只不过是不入流的小把戏。

明明本该是不上台面的校园欺凌,他就从未放在心上。哦……虽然为了瞒过自家情人而特地去收拾了一下。

结果最后还是被自家情人给发现了。

那个神情,嘉德罗斯可不想再看一遍——那绝对是足以毁灭世界的表情。

所以为了能让自家情人管理的学院能好好活下去,嘉德罗斯就只好赶紧收拾收拾那些小尾巴。

就算再怎么厌烦那群小渣渣,也不能因此让他的学校被绯闻缠身啊。

嘉德罗斯想的可好了,也可简单了。当然,一个从一开始就思想高尚、身处顶端的人怎么可能会去想到,当一群困死在那小小房间只为求一点希望而做出缺德事的卑鄙小人究竟是怎样作死的呢?

当丹尼尔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它早已经被那群害人之马是非黑白颠倒不清啦——如果不是丹尼尔事先知道嘉德罗斯的称述,虽然在丹尼尔眼里那是求表扬~

都差点要信了那天花乱坠的语言了。

更别说那群丝毫不知真相的吃瓜人员。

哦……什么?听说你要听那些瞎说八道诋毁嘉德罗斯大人的话?不不不,请别听。因为那样你会气的想打死那群学生的。

与其说那些,我们不如来谈谈嘉德罗斯是怎么跟丹尼尔称(tao)述(shang)的吧。

再说那嘉德罗斯打完那群学生之后,他就带那莫名的好心情直奔丹尼尔的书房——丹尼尔总比嘉德罗斯早到家里一步。

哦,当然也有特殊情况。

自从那次被发现之后,嘉德罗斯就在也不藏着捏着,直接在家里明目张胆的处理那些东西了。该扔的扔,该洗的洗。

他从来不缺备用——这也是丹尼尔所不知道的事情。

“怎么样?”丹尼尔放下手中的工作,看向明显还处于风风尘尘的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还挂着笑容,那在他本身还未消散的婴儿脸上杀伤力有些大。至少丹尼尔觉得自己有点忍不住的蠢蠢欲动。

「他还是个孩子。」丹尼尔想。

嘉德罗斯可不管他这些心思,现在的他还想不到哪儿。他是真的还小,明明就是个十五岁孩子,为了能上情人所办的学院而不断学习这已经费了他不少力气——至于那些成年人的事儿,嘘儿~还是成年人自己想想就好。

他看着丹尼尔放下了工作并看向自己,就说明丹尼尔现在可以空下来听他讲上那么一说。于是他就开了个头:“听我说,那些渣渣……咳咳。”

然后接着被自己带来的灰尘呛到了,这就很让嘉德罗斯难受了。

结果丹尼尔就好笑的看着他,让他先好好的洗个澡再来与他讲这些小玩意儿。

嘉德罗斯就去洗澡了——丹尼尔就在这空隙间,给嘉德罗斯的背包好好清理了一番。然后在提着那遭自己嫌弃的双手好好清洁了一番。

我们说过的,丹尼尔他不知道嘉德罗斯有备份。

丹尼尔清理好之后,把包好好的放好了。嘉德罗斯没在意,他还以为丹尼尔给他扔了呢。

他洗完了澡,就直接跑去丹尼尔的身边,与他徐徐道来今早那事儿。

丹尼尔听完之后,哭笑不得:“所以你就去教训了他们一顿?”

“是啊,”嘉德罗斯大爷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对,“那群渣渣,当本大爷是吃菜的吗?不过就是懒得理他们,居然还敢这么得寸进尺——简直不要命。”

丹尼尔就只好抱着自家小情人摸着他的头发给他顺顺毛,大概是他的手法太好了,又或者说他的气息实在太过柔和。嘉德罗斯那因为刚才谈话而生得一股戾气又消散开来。

在这儿一片祥和而温暖的气息里,这对儿年龄差过大的小情侣也变得相互契合了起来。

对此,嘉德罗斯觉得这样太过满足。但太过满足不是他嘉德罗斯的范儿,他嘉德罗斯从来就没有满足一说。

本应如此,难以满足。

“喂,丹尼尔。”嘉德罗斯用头顶了顶将下巴抵在他头上的丹尼尔,也不管这个小动作是萌到了丹尼尔还是磕到了丹尼尔,直接上来一句:“本大爷对你这么好,你得亲本大爷一下。”

“…………”上方的人一阵沉默。就在嘉德罗斯快要羞的气红了脸时,丹尼尔响起了与以往都不同的嗓音说道:“你确定?”

“当然啊!本大爷一向是说一不二的。”丝毫没发现不对劲的真纯儿童嘉德罗斯霸气承诺道:“做人要信守承诺。”

“可是我没对你做什么承诺吧?”听到这话,丹尼尔反倒是笑着蹭了蹭嘉德罗斯的金毛。

嘉德罗斯想了想,也确实,丹尼尔没对他说过什么承诺。于是他又说道:“我给你承诺就行了,你给我承诺干什么?……所以你到底亲还是不亲!”

丹尼尔说:“你还小,不亲。”

“我十五岁了!”嘉德罗斯反驳道。

丹尼尔继续说:“未成年呢,不亲。”

“!”嘉德罗斯气极,厉声喝道:“丹尼尔你这个渣渣!”

丹尼尔沉着了眼,想着:事儿都还没解决呢,怎么可能给你承诺。

然后凹凸学院在封锁了嘉德罗斯相关报道之后,再相继开除了那些学生。后来又听说,不知哪儿来的地下报道把那些学生的底细一一报道出来,那些学生的前途可以说是毁了。

至于丹尼尔?
他和嘉德罗斯在旅游呢。

评论
热度 ( 37 )

© 废物席——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