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猫咪

「这是只给亲友和自己摸鱼的博客了」

头像是我家猫宛宛

我是萦席,
请多指教。

永吹@筆畫數
对象@柚丸奶糕

手机板头是水吉太太画给我的人设

文禁止转载,其余多半无所谓

是条咸鱼(重点)
填完坑就走人的那种

赌博使人高产
欢迎大家都来玩

推荐限定凹凸安雷瑞金,除非特别好看或者亲友的图之外不会推荐。

雷点全无,开始混邪。请注意这个沙雕的开始。

已修[all金/瑞金]依赖性

*差不多是给紫糖糖戏份细化了一下。
*主角队,主瑞金,有凯金,幻金。
*注意避雷
*前半部分是个人介绍???反正和后面关系不大,看不下去可以退出。
*整篇私心,想参加凹凸的同人写文。
*以及走向越来越奇怪了。喜欢的点个星,不喜欢的请嘈我。谢谢。

——
大抵是从小习惯了,金想。其实他也不是一定要天天粘着格瑞,或许只是因为从小就只有格瑞与他玩的缘故,所以每次一见到格瑞,他就会忍不住跑到他的面前。

但这并不代表着他和格瑞的关系,是情侣。

格瑞的面瘫是公认的,在喜欢他的眼里,是冷酷帅;在讨厌他的人里,那就是装。而对于这些子事,格瑞他不知道,也不明白,更不会清楚。

格瑞心里大概只有自己的目的与金吧,除此之外,就再无其他琐碎事能入他耳。

可是这依旧不代表,他与金,是情侣关系。

凯莉每次一看见格瑞的时候,就忍不住张望四周。那个一直以来都与他们保持一定距离的傻小子,又会从哪里冒出从哪个角度奔向格瑞呢?

这无从知道,这也正是凯莉所感兴趣。这场充满无情冷硬的比赛里,究竟有多少可能性与未知性,她还想慢慢探究。

哦……对,现在她最感兴趣就是这个面瘫格瑞和那个傻小子金。她很期待,这个傻小子能为他的执着奋力到何种态度上。

格瑞和金不是情侣,她知道。

紫堂幻也是个傻小子。他为了变强而奋斗,他为了证明自己而加入那个团队。弱小、天真、盲信,这就是紫堂幻沉沦在那的真实缘由。

但紫堂幻从来不是什么傻孩子。他为了在这比赛中生存下来,而不断地变强。他所有的自卑与懦弱,只不过是他在这比赛必须品尝到的一个调味剂。
如果没有这调味剂——那么他紫堂幻就永远不会清楚的认知到自己。

他救了金,
在那场几近无力的场面下,他勇敢地吞下苦果,迎来那微乎及微的甘甜。
那是他做到的。

但光靠这些还不够,还是太过薄弱了。就比如他虽然抢救成功,却并没有反转现实一样。
太弱了。
他紫堂幻,在这四人小队里。还是那最弱的一波。

金是朋友,凯莉也是,格瑞更是。紫堂幻想,他还想变强,他想变得更强,是的他还能更强。

那是一片森林深处,刚被那落败之首撞击出的小范围空地上,正站着那面露喜色的四人小队。
仿佛眷恋之神笼罩了他们一样,喜悦之情从他们身上溢满、扩散。

“格瑞!!!你看我,排到了第88名!哇厉不厉害!”金发碧眼的人儿刚看见自己那上升的排名,就激动不已的跑去扑向身边那白发少年。

白发少年那紫罗兰色的眼眸微微煽动了一下,像是没反应过来那般默认了金发少年的怀抱。他沉默了几秒,还是将左手抬起,与小时候那般,轻轻地、揉揉地拍了拍怀中那人的背。

刹那间,与他对望的那碧蓝色眼瞳惊讶的缩了缩。他看着金发少年愣愣地张开嘴,嘴皮子蠕动了几下,却依旧毫无声音。

“……是”还圈着胳膊的傻小子呆呆的出声了:“是鼓励吗?格瑞。”

“………………”他的眼神下意识的往左边飘了眼,却意外的看到了那意味深长的眼光,心中顿时产生了惊疑,但再过警醒也抵不过那早已酝酿好的脱口而出:“…是。”

然后他看到了那“果然如此”的调侃笑容——幸好还有一个正去清点战利品了,看不到此景此行。

很快,格瑞就摒弃了这个想法。他对那所谓的“城市套路深”了解的还是太过肤浅了。想要低调处事为人不知的保护着金?

没得谈,是做梦。

“金,我觉得你可以用这‘炼沿’做个近战防身武器——额????你们这是?”手中拿着那疑似牛角匕首的紫堂幻刚转身不久,才说出那刚准备好的台词。就看到了令他难忘一生的场景。

“嘘~不错嘛,金。这个回报格瑞不亏——说起来你不会觉得委屈吗?”而从始至终,就站在一旁无声观望的凯莉,从自己口袋中掏出一根棒棒糖之后,笑着意味不明的笑容说道。

“嘿嘿,格瑞。谢谢你啦。虽然现在做有点过分啦——但是小时候这也是我们常做的嘛。……别生气!”这是刚刚那做完动作的金傻小子说的话——他完美盖住了紫堂幻的声音。

格瑞很是一脸淡定的捂了捂左脸,那毫无波澜的声音对金轻声安慰:“没事。”随机拉开金的手,抬头看向紫堂幻并走上前去:“你刚才说了什么?怎么样才能让金好好使用它?”

紫堂幻似乎是见过此等场面的人,他见格瑞是认真同他讨论的。就将自己知道的知识都与格瑞细细道来。同是少年,却是一个温和一个寡言,气氛和谐而安定。似是融洽的刚好,不坏不戾。

凯莉却刚好看到那反光之下的神情。平静而冷淡,这实在太过平淡,这实在太过反常。

她叼过手中的棒棒糖,笑着走到傻小子身旁,轻声问道:“金,你和格瑞真的是从小就在一起的发小吗?”
傻小子金疑惑地看着眼前这女孩悄悄话的作势,却还是很有敬意的配合着她与她一起小声说起:“是啊,格瑞很小就和我在一起了。”
“wow!格瑞很小就和你在一起了啊!”凯莉开心的小声惊呼道,虽是小声,却依旧藏不住话。
“是,是的。”金隐约感受到了丝丝缕缕的违和感,但也没多做怀疑。
反倒是凯莉,依旧兴致勃勃的看着金小声问:“那我们,你也是很认真的当做朋友吗?”哦……对,那兴致勃勃的表情就好像是在微嘲金那空无须有的承诺。
于是金一拍胸脯,带着坚定不移的眼神看着凯莉,说出的清脆声音带着一股魔力一般吸引全场:“这是当然啊!凯莉,紫堂幻,格瑞,你们都是我最好的伙伴!一生的朋友!”

“啊……”信念的魔力太过强大,甚至照亮了那本就清澈的碧眼,明明就只是个蓝色,却让凯莉觉得,这双眼睛包揽了整片天空。她无措的放下了拿着棒子的右手,徒留那小嘴干巴巴的含着糖球。与湖泊同色的眼睛涣散了一些精明,却又在几秒过后恢复原位。
但凯莉已经丢失了一点属于她的主场、她的面子。

说起来这已经不是一次搅得她无所适应了吧?初遇的那次、逃脱的那次、监禁的那次,是好是坏,是厌是喜,最终她还是过来了。

待在金的身边太过有趣,在这凹凸大赛里,简直就是一道品不完的风景。
凯莉想。
那么不知道从刚才开始就默默放低音量听着他们谈话的那两位,心里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呢?

“金。”紫堂幻似乎和格瑞已经谈好了,他走到金的面前说道:“我刚才和格瑞聊了一下,决定给你这个小匕首打磨一下,然后就可以近身防战啦!”

“哇!太好了!”金满眼欢喜的看着紫堂幻递过来的“炼沿”,左翻一下右翻一下。
紫堂幻一边跟金絮絮叨叨着功能,一边同金一起走出森林——四人小队的任务做完了,该回大厅补给一下啦。

格瑞和凯莉就这样静静地走在后头。说是静静地,大概就只有格瑞那万年不变的面瘫脸吧。

“喂,格瑞。”凯莉说:“金可真是帅气啊。”

“嗯。”格瑞眼神定定地看着金的背影,面瘫的神情看不出所以然。他握着烈斩的右手微微收紧,略有低沉的说道:“跟个笨蛋那样帅气。”

“哎哎哎???格瑞!?为什么要把我加个笨蛋啊!”明显一听到格瑞“笨蛋”话语的金扬起不满的表情就对着格瑞埋怨道。

刚转身就差点又撞上格瑞了。

于是四人小队就这样又停止了它的前行。前方与那粉紫色头发少年并肩而行的金发少年此时插着腰状似凶恶的看向一脸面无表情还偏移眼色的白发少年。

而同一队的黑发女孩却挂着一副看戏的笑容对着这场“玩闹”。连带着的,那粉紫色头发的少年也无奈的被迫停下了脚程。

凯莉对着紫堂幻说:“急吗?”
“不急。”紫堂幻回。
“那就留下来看他们两个如何?”
“……好。”
凯莉看着紫堂幻那突然冷淡的双眼,失声笑道:“喂——没必要吧?”
紫堂幻不语。
却让尬在一旁的金钻了空子,他连忙插话:“哎哎哎?紫堂幻怎么了?”
“没什么……*”回答他的是格瑞:“回去补给吧”
金不好意思的饶了饶头——虽然那是帽子,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那样布满歉意与挽回的神情喊道:“那么——去大厅吧~”

“……那我,就先走一步了。”像是违反“约定”那般凯莉挥手唤出了星月刃,直接坐上去,意思意思与金挥了挥手就先一步飞了过去。

与此同时,站在一旁的格瑞也发话了:“金。我还有点事,你想和紫堂幻去大厅补给吧。我稍后就来。”

“哦……哦!”听到这话的金立马应了应:“好的!那格瑞,我们在大厅等你!”

“好”说完,格瑞就只身走向森林深处。

金颇有些失落的看着格瑞离去,他大概是在难过格瑞那依旧沉默寡言爱自己揽着的态度吧。

而站在身旁的紫堂幻却说话了,他看了看队友位置,跟金说道:“金,我们先去大厅和凯莉汇合吧,先去补给,再一边等格瑞。”

“……好。”金抖擞抖擞了精神,笑着看了看紫堂幻,就又抬步向前,向着大厅走去。

缓缓落后的紫堂幻眼神坚定而又脆弱,他那有些反光的眼镜很好的掩盖住了他的神情。

那不被金看到的一面,紫堂幻很好的小心翼翼的掩藏着。他紧握的双拳以及发白的指尖都彰显着他的决心与欲望。

他要变强——在格瑞与金还未在一起的时候。要变得更强。

为了自己,为了心里那点小心思。

——
*格瑞其实不是那种会帮别人回答的人,这次抢答完全是因为格瑞明白这和自己有直接关系。
至于“没什么……”的意思自己理解啦。

评论 ( 6 )
热度 ( 120 )

© 家有猫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