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猫咪

「这是只给亲友和自己摸鱼的博客了」

头像是我家猫宛宛

我是萦席,
请多指教。

永吹@筆畫數
对象@柚丸奶糕

手机板头是水吉太太画给我的人设

文禁止转载,其余多半无所谓

是条咸鱼(重点)
填完坑就走人的那种

赌博使人高产
欢迎大家都来玩

推荐限定凹凸安雷瑞金,除非特别好看或者亲友的图之外不会推荐。

雷点全无,开始混邪。请注意这个沙雕的开始。

[安雷]与之媲美

*毫无专业知识靠着百科写。
*估计写不出安雷那个气势那个场面。
*悄咪咪拿着“保安”这个词。
*其实两人都是贵公子设定。

——
“欢迎我们的雷三公子啊——”布置于奢华的室内,错落着大大小小的赌桌,热闹又不失安静的人流。
雷狮就这样只身一人走在这充满不怀好意的宴席,轻松而调笑的神情、随意搭在裤口的双手,还有那不缓不急地漫步行走。
他随意的环视了一周,发现这赌场果然还是一面倒的输赢规则。
稍稍对它失望了一点儿。
但这儿也和雷狮没多大关系,本身他就只是来玩的——朋友的场,不得不捧嘛。
而被雷狮所说的那位朋友,却正一脸尴尬的看着雷狮那漫不经心的态度。
“雷……雷三公子?”只见那人试探的叫了叫雷狮,似乎在试图挽回自己刚才被无视面子。
那语气实在太谦卑啦——就好像在提醒雷狮不该如此无礼一样。
事实上,雷狮的身份根本轮不到他多嘴。
“该怎么玩?”雷狮只是对那人礼貌性的笑了笑,以表自己扶正了那人的面子。就直接拉开凳子,问着那群也应邀并早已坐下的世家公子们。
然,当雷狮一问而出时,在座的各位却以难以置信的神情面世。更甚有一人直接问出:“雷三公子……你,你没玩过吗?”
“没啊。”雷狮好笑的看着他们,他随手拿出自己的打火机,像是个无知者那般在桌上把玩着,他见大家还是那一副呆滞的表情,好心好意的补充了一句:“家里人不让,你们懂得。”
介绍雷狮过来的那人——一个身价百万的企业家儿子。他敏感的感受到了那群富家子弟的不满,他们出来赌场必定是玩大的,结果自己来这么一出(为了彰显自己的本领而邀请了雷狮),满以为这身价百亿的雷三公子能在这赌场有多绽放光彩——结果人家居然是个雏?
那些富家公子只是个吃家里白饭的,所以看都不敢看一眼这位靠自己挣钱的雷三公子。但不代表他们就可以放过那同样吃闲饭的企业家儿子。
于是有一人站出来对那人说道:“对不起啊——我临时有事,虽然也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老头子他催着我回去。就不方便陪你玩了,陆少爷。”说完,他就走了出去。
至于是不是有正事,大家都心知肚明。
这有了第一个人开头啊,就有人接着跟风。
于是富家子弟们一个跟着一个找事儿推脱,这到了后面啊,就直接三五成群的扯着走了。
然后这偌大的三五桌赌场,不消两个小时走掉了一半。
至于那另一半,还待着一个头儿。
雷狮若有所思地笑着,他一边把玩着那小小的火机,一边看着人陆续走开。
以及那一直坐在不远处从未动过的男子。
雷狮抬手对那陆少爷说道:“不玩玩吗?我可是应邀过来学习这门‘赌博’的。”他丝毫不管对面那已经由红转青的面孔,轻佻带着一丝刻薄的话语脱口而出:“……你邀请我来可不会就是看你那可怜的交际吧?那样,我可真是不能奉陪啊——”
可怜陆少爷那微不足道的戏份,就在他刚要接话与雷狮玩一场的时候——就被那一直坐在赌桌上没动过的某位总裁给先发制人了。
“雷三公子——雷狮,陪我玩一场如何?”那位久经沙场的总裁先生笑起温和而又不是礼貌的笑容,似乎试图在展示他的和善——当然,他能再把自己的语言提提高就好了:“不介意我这么叫吧?雷狮?”
“你随意。”雷狮说。
“那我们来玩21点如何?……为了照顾你这位入门新手。”总裁先生这样说道。
雷狮轻笑,他似乎被逗笑了。那满是自傲与自信的紫色双眸犹如抹了一层透明质感的荧光,熠熠生辉、闪耀夺目。
——总裁先生差点就要被迷住了,幸好他还是个直男。
他随手推开椅子坐在雷狮对面,扬手就是对左边拍了拍。立马出现了一个类似于荷官的女性。但这女性并没有急着洗牌,而是站在桌前定定的等待着。
过了一会,远处走来了两个高瘦的男性,他们身穿黑西装以及带着相同的黑色墨镜。
待他们走进时,总裁先生很耐心的对雷狮介绍了一下:“这是场会对每一个人标配的保安。放心,他们都是经由专业培训的,不会有什么意外。”说着,他们渐渐走进。总裁先生又在度开口,问道:“作为诚意,不如让雷狮你先选择保安吧?——怎么样啊雷狮?”
雷狮没有理他。
总裁先生眉头一皱,感到了一丝不尊重以及不简单。
而前方正在走过来的那两位保安人员不知何时突然慢了起来,原本他们就要求的是快时快速,务必在十公里内在三分钟内走到任何一个赌桌上。
而这次虽说特别远——但已经三分钟了,再走就超过规定时间了。
会被辞退的啊——
安迷修满脸憋屈地领着刚刚与自己达成共识的新同事几步走到雷狮面前。
“哟,安迷修。”安迷修看着雷狮那一如以往欠揍的表情,也听到雷狮那一开口就很欠cao的语气——每次安迷修听着雷狮这么叫自己,就觉得自己得做点什么才好。
成年人的方式,总归有点独特的意味。
“我就要他了。”雷狮说,他挑眉看着安迷修,交代的对象却是那个愣在一旁的总裁先生:“既然你要我选,那就他好了。”
“行”总裁先生十分爽快——虽然他内心感到强烈不安。但自己给出的承诺就算是前方是陷阱也要遵守。
“那么我们开始吧。”
“好。”
说完,雷狮就被安迷修收走了打火机,并被小声嘲讽了句。
“闲的无聊没事干去玩人家?”
雷狮一笑,扯着安迷修那领带就是凑在耳边装作亲吻的回了句:“那一会,你陪我玩呗?”

评论 ( 3 )
热度 ( 49 )
  1. 安雷极限100分家有猫咪 转载了此文字

© 家有猫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