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猫咪

「这是只给亲友和自己摸鱼的博客了」

头像是我家猫宛宛

我是萦席,
请多指教。

永吹@筆畫數
对象@柚丸奶糕

手机板头是水吉太太画给我的人设

文禁止转载,其余多半无所谓

是条咸鱼(重点)
填完坑就走人的那种

赌博使人高产
欢迎大家都来玩

推荐限定凹凸安雷瑞金,除非特别好看或者亲友的图之外不会推荐。

雷点全无,开始混邪。请注意这个沙雕的开始。

[瑞金]被誉为“缘分”的概率

*是瑞金六十,艾特主页君!拜托你了!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抛弃了点文毅然决然的跑来写然而时间好像不够了。
*请让我好好写完。「做梦吧,蜗牛。」好的我迟到了半小时呢。
*悄咪咪艾特一下那个一开始就给我点文的小可爱,先给你这篇解解馋。希望你会看到啦。 @久肆 希望我没艾特错人。
*是糖,甜的,没刀,请放心。
*tag私心一下凯莉小姐姐

☆BY萦席★

——

“金,你知道「概率」吗?”
凯莉反坐在自己的凳子上,面上挂着饶有兴致的笑容,问着时不时动笔写着课堂作业的金。
彼时正是午后太阳高高挂起时,那成片成片让人觉得耀眼而温暖的阳光尽数撒落在那些采光正好的教室内。
而刚好的,那因为女主人丝毫不在意的裙摆上扬,带起了那更多的白皙的肌肤。
此时此刻,正被一束阳光照应着。
“概率?”金抬起头,眼神里还有一丝刚做题时遗留的茫然,似乎是对凯莉这问题有不理解的地方。
然不过片刻,金就恢复了原貌,只见他又回顾了一遍凯莉的问题后,很自然的带着疑问回问了过去:“概率……不是我们刚上的数学课么?”
“……”看着金一脸水灵灵的望着自己,凯莉忍不住再度把自己手中的笔折断——虽说并不会真的折断。
“不是的。”凯莉忍着怒气依旧微笑的开始解释道:“我现在说的概率可不是刚才数学上教的……虽然我是因为它才想起来的。”她看到金放下饶在后脑勺的手,放在桌上,准备认真听讲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不过心里想法再如何,她还是很耐心的讲下去:“我说的概率是「几率」「机会率」这种……简单来说,就是缘分。”
“缘分?”
“对。”
缘分,这两个词对于金来说其实并不陌生,甚至他对这个词的熟悉程度远高于刚才数学教授的概率。
毕竟,不只是他身边的女孩子都在用这个词,就连他自己有时也会用这个词——他一直觉得,能和格瑞一直做朋友是个最棒的缘分。
但他从来不知道,「缘分」这个用来满是感谢感谢的形容词,居然能和数学的一个专业术语挂上钩。
金觉得,似乎数学课也不是那么枯萎发燥了。
不过想是这么想,金现在还对一个小事有个小疑问:“可是凯莉……「几率」「机会率」不是数学老师刚和我们讲过的吗……这和你说的有点不一样?”
“呃!”一向睿智而聪颖的凯莉dalao一时不查,被傻小子金钻了空子。
觉得自己失了智的凯莉没好气的背过身子,坐正了身子,那失去笑容的表情在金看来就是自己把人惹气了。
顿时一个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
金想起问问凯莉为什么生气……结果还没等他开口,凯莉就侧过身子,对金说。
“我说你这小子,就没想过你和你家格瑞是何等的概率能认识并做朋友的?”
“啊?”
看着跟个没事人一样的凯莉,金听到那一大串的问话后,就懵了。
凯莉一脸无药可救的看了看呆楞的金,“啧啧”两声就转过了头。
——所以为什么一个连自己感情都能迟钝到宇宙的家伙,总会在某些时刻敏锐的要命。
是天生的吗?还是刻意的呢?


当格瑞从隔壁班接刚放学的金时,很敏感的发现了金的不对劲。
“……”
格瑞看了看在前头埋头使劲走路的金,既无奈又担忧的说:“金,你再那样走路,是会撞到人的。”
“碰——”于是他刚说完,金就撞上了。
虽然撞上的并不是人,而是不知哪来的柱子。
因为金走的实在太快了,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可以直接走一条直路的他非要拐弯,这拐弯就拐弯吧结果还拐到了柱子上——这要说金没有什么事,把原谅刀架在他格瑞的脖子上他都不信。
“……噫!!!疼……疼死了。”
“笨蛋。”格瑞连忙走上前去,查看金的额头是否有太大伤害。结果显而易见的,凭借着那被二层楼推下去都完好无损的过往来看,金绝对是数一数二的骨骼清奇。
他的额头只是微微发红,并无大碍。
格瑞渐渐的放下心来,对着金严肃训道:“再怎么样,也不能不顾前面的道路。……别再做这种危险的事了好吗?金。”
“……”察觉到格瑞那略带紧绷的语气,金难得没有笑着面对着格瑞,他想起今天下午凯莉对他说道的所谓概率,所谓缘分。
他想了一个下午。
“格瑞,”面对着对方略带疑惑的神情,金说:“我们绝交吧。”
“!?!?!?”
“然后我们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格瑞满是理解不能的表情,他艰难的对着金说:“你的意思是……交往?”
“对啊”金说:“其实从那天你救我下来的时候我就有点悄悄的喜欢你啦……就是我一直以为我们只能做朋友就不敢说……啊,说起来,现在也不像是有概率的样子。”
“概率?”
我们的学霸格瑞脑子被名为「兴奋」的血浆充斥在脑海中,这次轮到他傻愣愣地脱口而问。
“对啊!你知道么,今天凯莉和我说啊,概率还有一个意思,缘分。哎格瑞你说是不是有种很厉害的解释的感觉?……嗯?我怎么觉得现在说出来有八竿子打不着的感觉?”
——当然八杆子打不着啊……你只是被那个叫凯莉的女孩子给洗脑了
恍恍惚惚中,格瑞只能思考出这句。
“所以格瑞你到底跟不跟我交往啊!不交往就算了——不过就是要被甩了嘛,又不是大不了的事。”
——不好了,媳妇要跑。
更加恍恍惚惚的格瑞听到金这句话之后,大脑自动响起警报,吓得他连忙让自己回过神。
而那边的金看着自己说了那一大串这一大串也没每个回应的话,忍不住难过的哭出来——于是他决定起身离开,回家哭去。
这时候说什么都晚了。
于是格瑞一个焦急,直接拉住金的胳膊,头脑一热,就对着金那走向水润润的脸贴近,接着就亲上了那小嘴。
“……………………”
“咔嚓”不远处一直在注视着他们的凯莉大佬很开心的宝贝着她刚收集的素材。
“不赖嘛。”她又迅速的拍下那对亲完就羞羞脸的新鲜出炉的小夫夫,心情颇好地叼着棒棒糖:“啊……明天大概要备一副墨镜了。”
他们能在一起她为此是感到很高兴啦。
毕竟这可不是一般的概率呢。

评论 ( 4 )
热度 ( 42 )
  1.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家有猫咪 转载了此文字

© 家有猫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