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猫咪

「这是只给亲友和自己摸鱼的博客了」

头像是我家猫宛宛

我是萦席,
请多指教。

永吹@筆畫數
对象@柚丸奶糕

手机板头是水吉太太画给我的人设

文禁止转载,其余多半无所谓

是条咸鱼(重点)
填完坑就走人的那种

赌博使人高产
欢迎大家都来玩

推荐限定凹凸安雷瑞金,除非特别好看或者亲友的图之外不会推荐。

雷点全无,开始混邪。请注意这个沙雕的开始。

[丹嘉]你仿佛再对我说笑话

*是六十分词梗「假期」 @凹凸世界丹嘉深夜六十分 试试看艾特。
*没有任何激情的现世丧心病狂的日常
*老丹儿和团宠嘉德罗斯
*反正也要国庆了,可以试着对应我那个私设的凹凸学院……?
*是混更「我打算把我那个私设闲着没事就拿来写写啦」

★BY萦席☆

——
“…………那么课堂就讲到这里了,接下来就是——”
站在讲台上随意整理资料的雷狮轻描淡写地看了看坐在座位上按耐不住的学生们后,一个抬手资料夹在了他的腋下,几乎不可闻的笑了一声,宣布道:“从今天3:15开始你们就可以冲出校园度过着来之不易的八天假期了!好好享受吧,回来后可就不是一个场景了。……呵”
“欧耶——!”
“放假啦!!!”
“国庆放假啦——我们可以玩八天啦——至于考试什么的去见鬼吧——”
“………………不,考试什么的。”
“?!?!别在这么开心的时刻说这么悲伤的故事啊?”
“我们已经很好了好不好,三班一下那群人说休息结果还是要私下去补习……”
“???学校不是说放假期间不允许补习吗?”
“说是这么说啊……”
教室的嘈杂声随着雷狮那离开时的一声令下而越演越烈,此刻正是最热闹的时刻,仿佛每个人都为此染上了激动而期待的情绪。
但每个教室里总有那么一两个不合于此的人,当然这一班也不例外。
而非常巧合的,丝毫不被这热闹气氛感染的正是这班的正副班长——安迷修与嘉德罗斯。
“………………”安迷修人算很好了,作为班长的他看着如此喧嚣的场景也只是稍微皱了皱眉,似乎是考虑到这一年一度的假期实在难得,也就并未做出一些阻扰。
他只是走上了讲台,拿起粉笔,低头看了眼手表。
此时正是15:10分,安迷修便将这数字写了上去——他背后的声音渐渐零散,直至剩下细小的窃窃私语。
“呀,安班长认真的很可靠——光是在黑板写个字就能让班上安静个大半呢。”台下雷德坐在座位上,看着安迷修写下还剩五分钟的字样后,也丝毫不顾因为自己刚才那话而引的一部分人瞪眼相待。
就接着对那闭目养神的嘉德罗斯说:“就剩五分钟啦……真无聊。……对啦老大,你假期出去玩吗?”
“闭嘴。”嘉德罗斯睁开双眼,那满是烦躁与冷酷的神情毫无保留的宣泄了出来,很显然,他并不是很喜欢这次的假期。
再怎么说,这降了不止一个季度的声音实在令人无法愉快。
雷德和蒙德祖玛正是明白这一点,顿时有点慌张无措,那焦急的神情仿佛在害怕自己心爱的弟弟遇上了什么不测一样——令人惶恐。
反观嘉德罗斯很冷静的整理了下自己的情绪,对着这两个连慌张都度了一层秀的跟班安抚道:“只是假期需要去并不是很想去的地方而已。”
“!?!?”
“谁那么大胆敢让老大做不情愿的事!?”雷德表示非常愤怒。
然而写完黑板站在讲台一览无余的安迷修则非常想吐槽一句。
“难道是丹尼尔校长吗,嘉德罗斯大人?”结果蒙德祖玛说话了。
然后全世……啊不对,全班的人都用着特别惊诧的眼神看着那常年戴帽子也从不被说的蒙德祖玛。
这个时候安迷修就非常想过去看看蒙德祖玛此时此刻的表情了。
他还是蛮好奇的。
“嗯,对。”听到问话后,嘉德罗斯很自然的应了声,仿佛全班的人都不存在一样:“国庆八天,要我和他去青岛玩。似乎说了让我在教室等他,大概一放学就走。”
大概是沉默了一小会吧,就像是再考虑该不该继续说下去一样:“说是要把国庆假期作为交往纪念日来度过,所以要我好好的安静的在教室里等他。”
“………………?!?!”
“我靠这么劲爆!?”
“没想到丹尼尔大人他……”
“没想到没想到,这样的操作我做不来。”
“……我们这个世界好歹有未成年保护法吧?”
“…………正所谓天才不愧是天才?”
嘈杂声再次响起,这次不再是为了那普通的国庆假期,而是非常不普通的校园大事件——世界上数一数二的教育家丹尼尔校长居然是恋童癖什么的,对象竟然还是连续跳级年仅九岁的嘉德罗斯什么的。
太劲爆了太劲爆了。
“……再怎么说你也不能在这么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暴露我们啊,嘉德罗斯。”
充满凌乱与震惊的教室里,突然出现在门口的竟然是——!?
嘉德罗斯对着门口那身材高挑的大男人冷眼相待,那态度仿佛是看到了最讨厌的人那般不动如山。然而下一秒他却说出了更加令人误解的话语:“如果昨晚你不那么对待我的话,我可能就会让我们两的关系继续秘密久点。”
“……是如果呢。”丹尼尔像是丝毫没有收到影响那般笑着,他没有任何意义的重复了嘉德罗斯那四个字,就向嘉德罗斯走来:“东西有收拾吗?马上就要走了哦。”
一点解释意味也没有,丹尼尔就像是看不到那群学生震惊与不可置信的双眸一样。
在嘉德罗斯的摇头下给他慢慢的收拾了书包。
嘉德罗斯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他就看着丹尼尔校长慢条斯理的给他收拾着东西,并且没有一点想要帮忙的行动。
“哦,对了。嘉德罗斯,你这两个小跟班要不要也来青岛玩?”
丹尼尔拿着收拾好的书包,对着嘉德罗斯问了起来。
“……两人的度假你要带上别人?”
“我可没说要带着他们一起玩。”
嘉德罗斯略感到疑惑,但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很快他就懂了丹尼尔的意思。
于是他转而问向蒙德祖玛和雷德:“青岛去吗。”
“去!”兴奋的雷德万分激动。
“……我会去的,嘉德罗斯大人。”蒙德祖玛如是回到。
“不想去就别去。”嘉德罗斯看着蒙德祖玛,脱口而出:“我嘉德罗斯还没有弱鸡到命令自己手下去强制休息的时候。这只不过是一个假期,没有勉强的必要。”
“我知道了,嘉德罗斯大人。”蒙德祖玛下意识转头往旁边看了看,引入眼帘的果然是那片红与两行宽泪。
“我并没有不情愿”蒙德祖玛说:“只是需要跟家里人说一下。”
“那么我就先给你们安排好飞机与住宿,至于你们的预算以及旅游指南请自行解决。”
说着,丹尼尔牵起嘉德罗斯就走了出去。
“喂,丹尼尔。”
“嗯?”
“你有本事跟我玩警察游戏(制服play),有没有本事当众亲我?”
“!?!?”
“我放假了,带我出去玩。”
“………………这不好玩,嘉德罗斯”丹尼尔抬头望起了天空,摒弃那一瞬间涌起的杂念,犹如衣冠禽兽那般冷静自持地说道:“今天陪你在教室玩已经是极限了,大街上当众亲吻我还是有点……”
“亲不亲?”嘉德罗斯第一回打断丹尼尔的话。
“我们可以选择……”
“所以是拒绝咯?”嘉德罗斯二次打断。
“………………你过来点。”丹尼尔看着嘉德罗斯。
然而嘉德罗斯并没有动。
到这里丹尼尔算是真的明白了,嘉德罗斯这就是想让他名声臭一点再臭一点,臭到没人喜欢愿意听他话为止。
那么接下来他是为了包住那一文不值的名声而拒绝亲吻并且很有可能导致接下来的青岛旅行一点福利也拿不到呢还是去他妈的名声?
…………答案当然是显而易见的。
丹尼尔眼角都带着一丝笑意,他缓缓凑近的脸在嘉德罗斯的眼中无限放大,那因为些许的紧张而导致低沉的声音响起,那呼出的淡淡热气弥散在嘉德罗斯脸颊周围。
一吻结束。
丹尼尔离开唇瓣的瞬间脸上的笑意就更加明显,就差在他的脸上写下恋童癖的怪蜀黍了。
反观嘉德罗斯一直低沉着头,如果不是一直被丹尼尔牵着走,估计以他的状态早就平地摔了吧。
至于丹尼尔再亲嘉德罗斯之前说了什么话?
非常非常普通的四个字而已。
——嘉德罗斯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家有猫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