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猫咪

「这是只给亲友和自己摸鱼的博客了」

头像是我家猫宛宛

我是萦席,
请多指教。

永吹@筆畫數
对象@柚丸奶糕

手机板头是水吉太太画给我的人设

文禁止转载,其余多半无所谓

是条咸鱼(重点)
填完坑就走人的那种

赌博使人高产
欢迎大家都来玩

推荐限定凹凸安雷瑞金,除非特别好看或者亲友的图之外不会推荐。

雷点全无,开始混邪。请注意这个沙雕的开始。

[丹嘉/安雷/瑞金]伪现

*是摸鱼小段子,复健
*原作向比赛后期
*有断肢
*虽然我确实标注了cp啦但他们未必真的是在一起……?
*时间线是瑞金→安雷→丹嘉。
*意义不明。

☆BY萦席★

——
丹嘉:
当嘉德罗斯撑着满是伤痕的身体来到丹尼尔面前时,大赛就开始步入了花开满后枯萎的境地了。
而作为大赛的执行命令者丹尼尔,此刻却像个局外人那般只专注于自己所摆的“积木”。
这落在嘉德罗斯眼里,俨然是一种轻蔑。
“裁判长丹尼尔。”嘉德罗斯握起大罗神通棍,指向丹尼尔。他似乎愤怒到极致,因为他看丹尼尔的眼神充满了恨意以及冷嘲;但他又十分的冷静,因此他每一个举动每一句话都克制着自己。
“你这可真清净。”
嘉德罗斯讲。
这话使得丹尼尔轻轻攥着手里有一次冒出来的紫色方块,抬起眼睛朝嘉德罗斯看去。
他那浅得如白色的双唇轻启,毫无情感的话语随之而来:“承蒙夸奖了,获奖者。”

瑞金:
格瑞没想到再一次遇上金竟会是这种情况——距离上次分开已经过去十天了,他依稀还记得那个紫糖家族的小子已经死亡,而另一个那个名为星月魔女的女孩儿似乎从未出现过。
或许这对金来讲实在太过残酷了。
格瑞一边思考着一边抬起了烈斩对象眼前人。
“……你是要杀了我吗,格瑞?”
“我说过,金。”格瑞冷眼看着眼前这已经不如当初那般干净的金,说:“凹凸大赛可不是供你游玩的地方。”
“那你就要杀了我吗!”就仿佛像是被所有人无法理解那样,金红了眼。他那比天空还要纯净的双眸,此时此刻溢满了痛苦。
他从未朝格瑞呐喊过,还是这般发泄似的迁怒。但格瑞丝毫不在意,他甚至不畏惧金现在的能力。
只是挥起烈斩道:“金,对不起。”

安雷:
安迷修能看到雷狮纯属是个意外,然而事实上现在的凹凸大赛到了何种境地——若是不会遇上反倒有些不正常。
只是他们的相遇实在有些令人难以启齿。
只见安迷修腹部像是被长图钉一样的东西穿了个洞,白净的衬衫也因此变得血污不堪。此刻他是靠坐在石壁上,一只手捂着那血流不止的伤口。
虽然没用,但聊以慰藉。
然后没过多久,左手扛着雷神之锤的雷狮一瘸一拐地走过来了。
他用着握住雷神之锤的手指着他——这也是他唯一的手了。
还如同往常一样轻蔑地朝着安迷修冷讽道“哟,这不是大名鼎鼎的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大人么。”
“你来做什么,恶党。”
“做什么……呵。”雷狮可真是被这笑话给笑到了,他抬步走到安迷修旁边,坐了下去。
轻声道:“还能来做什么,等死呗。”
“那你也给我死远点,雷狮。”
“……呵。有本事你死远点啊。”
“…………”安迷修沉默着抬起头,像是放弃了什么,说:“我要死了呢,雷狮。”
“…………我知道。”
“这一辈子都再也无法知道师傅的下落了。”
“……”雷狮听出了安迷修那充满失落的语气,转而撇过头看了眼对方。
安迷修的眼睛里再无半点光阴,平日里绝对会梳地整整齐齐的头发现在也犹如没了风采,杂乱无章。
雷狮又转回去了头,轻声调侃:怎么,不执着于你的骑士道了?”
“……这可是我的使命,雷狮。而且在质疑我之前,你先好好检讨下自己吧。”
“哈——!?”雷狮嗤笑道:“都是等死的人了,你还拘泥于这些东西?”
“这是生命的一部分,是我死都要带走的东西。你难道就不是吗?雷狮?”
“…………怎么可能,”雷狮说:“我雷狮抢到的东西自然致死都是我的。”

评论
热度 ( 20 )

© 家有猫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