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猫咪

「这是只给亲友和自己摸鱼的博客了」

头像是我家猫宛宛

我是萦席,
请多指教。

永吹@筆畫數
对象@柚丸奶糕

手机板头是水吉太太画给我的人设

文禁止转载,其余多半无所谓

是条咸鱼(重点)
填完坑就走人的那种

赌博使人高产
欢迎大家都来玩

推荐限定凹凸安雷瑞金,除非特别好看或者亲友的图之外不会推荐。

雷点全无,开始混邪。请注意这个沙雕的开始。

[安雷]一封情书

*独立学pa
*雷狮视角
*信为外链 (其实我想穿插在文中的可是直接写太没感觉了,然后我电脑暂时用不了没法子搞……手机网页版更别说了,早八百年前我就忘了我的qq密码。)
*有点小言情的文风
*望喜欢。

★BY萦席☆

——
凹凸学院的高二生,年级第五的安迷修被美国一所高等大学录取了。
这一消息下来,整个学院都沸腾了。
其原因,不是因为安迷修本人,而是因为这位明明次次都考不过他前面那位雷狮的安迷修,竟然能跳过三年级这一承启转折而直接被美国大学录取。
其实这事学校也不是没经过,但年年每当有学生被外国大学录取总会在学院内部引起一阵不必要的风潮。
毕竟在所有中国小孩儿的心里,国外的学校不管怎样都会被加一层滤镜显得更加美好。 比如学业可能更轻松啊,上课完全可以只上选修课之类的。
而安迷修就是被神选中的幸运儿,他就是那个在给美国交了一份完美的试卷并被录取的那位幸运儿。
所有人都在祝福他,
也有人在羡慕他,
更有人嫉妒他。
唯独只有一个人,只有雷狮一个人,对此感到了一丝寂寞。
那可能是以后再也没有人和他在学业上对抗的无趣,也可能是再也没有人与他拌嘴时的无聊,更可能是以后再也见不到安迷修的寂寥。
伪直男雷狮丝毫没发现自己这些情绪有什么不对,他只是单纯的惋惜下,就又和他那写狐朋狗友拉帮结派拼团吃烧烤。
再若是有复杂的情绪,他也不过是用微讽过去,拒绝再想此人。
毕竟,用他的话来说:“不过是个傻子读书人罢了,一点生活乐趣都没有的人,以后必定遇不上的。”
是的,在雷狮看来,安迷修这走了,没个三五年怎么可能回来——就算回来了,他们也不过停留在同班同年的高中生活上,真要再见面,还指不定看哪儿哪儿尴尬。
所以当后来,安迷修收拾收拾走了的时候,雷狮这个以往跟他交流最多的人反而没有送他半程——有人说他们可能早已私下见过面道过别。
雷狮听闻,也嗤笑不已。接着便将这些抛之脑后不再理会。
高二的生活其实又无趣又琐碎。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都是那数不清的试卷以及知识点。
这在大多数学生看来就是烦闷无比的必经之历时,像雷狮这样的从不认真上课认真写作业的坏学生来说,只不过是随手一扔的结果而已。
然后,雷狮他在某一天,某个练习本上,扔出了一封信件。
——这是一封情书。
雷狮看着这粉嫩嫩的信件立马明白了。
这大概又是哪个不知轻重自以为是的女人给他偷偷塞的情书。他想,估计以为自己的好成绩是靠作业写出来的,所以塞进去的吧? 那这也太白痴了吧? 谁不知道他雷狮是那种作业就算好好写了也不好好交上去的类型吗。
心里想着,雷狮就想把这不小心误入自己房间的情书撕了扔出去……的时候,他转手一翻,接着一个异常可爱的小马贴纸就这样猝然映入眼帘。
……很显然,他从一开始就想错了。
自雷狮长大以来,他就从没见过有那么一个人,会把一种莫须有的信念时时刻刻放在嘴上,更未曾见过,会有这么一个人对马是那么的痴迷。
雷狮依稀记得,当时他看着安迷修拿出了卡通马图案的文具袋,水墨风的烈马崩腾图的笔记本,以及从文具袋里一一被主人理出来的各种马各样马的各式玩意儿。
当年那个场景,不光雷狮震惊了,全班只要看着安迷修的都被那一幕给吓到了。
也是那个时候,雷狮打破了万人寂静的场面,当场笑喷,右手食指极度不礼貌地指着安迷修,嘲笑之意异常明显。
“哈哈哈哈哈……你是幼儿园毕业出来的吗?”
“……”安迷修那时候应该停了一会手里的动作——雷狮仔细想了想那人那时候的所有细节,可最后还只是想起了安迷修说的那句话:“谢谢你,把幼稚这词比喻的挺有趣的。”
那就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了。
雷狮还想,他记得那次互相认识了之后,没过多久就考了一场试。然后,再然后他们就不知道怎么开始比起赛了。
好像他们从认识的一开始,就应该是争锋相对一较高下。
“所以这家伙把这中粉嫩嫩的信件放在我练习本里夹着干什么呢?拿着养书吗?……哈。”
雷狮当然认出了这是谁的手笔,毕竟在他所认知的范围里,也就只有那人会把这可爱到令他犯恶心的小马贴纸毫不忌讳的给他贴上并送到他面前了。
所以雷狮他没有撕掉这封信, 同样也没有去打开它。
这封信就这样静静地躺在雷狮手里,现在呈现在外头的,只有那粉色的信封以及可爱到爆的小马贴纸。
雷狮对自己说:“打不打开都是我的自由。”
“我不想打开,这信也不会自己打开。”
“我要想打开,只要手轻轻撕开贴纸拿出信封就可以了。”
他说的确实没错,雷狮心里这样回应自己道。
而且这封信也确确实实安静并且没有作妖地躺在雷狮手心里。
拆开吧,
拆开你就能明白一切了,
拆开它,
这样你就可以明目张胆了。
难道不是吗?
就算这人在国外又怎样对不对?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不过是一个联系方式,又有什么难要到的吗?
没有。
雷狮对着这封不会动不会说话甚至没有传达主人心意的信笑了起来。
然后他就在他那意味不明的笑容中打开了信封。

点评论★看安迷修☆激情告白♡

“傻x” 这是雷狮看完信的第一想法。
这封已经跨了一国的情书,其实一点也不长。连一百字都不到的寥寥几句,却郑重又特殊。
雷狮盯着那最后一句静静地呆了几秒。
……安迷修是故意放在那本练习册上的,不光是故意的,而且还胆大到确信自己会在他离国后才会见到这封信。
雷狮不禁笑出了声,他一边笑着,一边将信收好。
“既然你让我等着。”
“那就试试能不能让我耐心等待到你会来吧,安迷修。”




后记.
当安迷修再度回国时,早已过了五年。
空旷而热闹的机场内,安迷修向四处张望着——直到看到了远方的雷狮。
他快步上前,抓起雷狮的手就说:“跟我在一起吧,雷狮。”
回应是,
一个吻。

评论 ( 5 )
热度 ( 55 )

© 家有猫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