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物席——美食博主

「对每一位喜欢我文的天使怀抱着谢意。」

我是萦席,
请多指教。

永吹@筆畫數
对象@柚丸奶糕

手机板头是水吉太太画给我的人设

文禁止转载,其余多半无所谓

是条咸鱼(重点)
填完坑就走人的那种

赌博使人高产
欢迎大家都来玩

推荐限定凹凸安雷瑞金,除非特别好看或者亲友的图之外不会推荐。

雷点全无,开始混邪。请注意这个沙雕的开始。

[安雷情话DAY1]望眼见情

*你封我我就走外链。
*是三十天情话挑战[day1:一见钟情时会对对方说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写成了意识流的玩意儿。
*有私设。
*第一发。

★BY萦席☆

——
安迷修是带着一腔热血来到这凹凸大赛的,他自诩年轻气盛,正义凛然,自是要为了心中信念得以贯彻而在这凹凸大赛不变本心地战斗下去。
每个参加凹凸大赛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私心——安迷修也有,只不过他这儿私心,委实多了点多管闲事的意味。
但诚如安迷修嘛,他可一点儿都不把自己这最终目的当做什么令人羞耻的玩意儿……也不是,他本身就没那概念。
安迷修还记得那一刻,他出师下山时,师傅问他的打算。他还记得,当他说完后,本是满面冷峻的师傅突然笑喷出的场面。
那可谓,十分壮观啊!
再说安迷修这入了凹凸大赛之后,凭着他那一腔正义,以及他那自元力领取之后就随身携带的凝晶冷流。当真是耍了一把好帅,救了不少弱势群体啊!
可以说是,落了不少好名声——但那又如何,这再多的好名声啊,也着实抵消不了安迷修救人当时的尬撩。
再说了,安迷修这尬撩吧,也不是没有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中招是吧?可安迷修这人吧,偏偏对谁都彬彬有礼的模样。
再加上这人,本来下山入世没多久,就算他在这来时的路上特意去学了点本事,入了点俗世又如何?本身就是个不会撩的,还硬要去学撩人。
这不是自己挖坑还往里使劲磕嘛!
一个字,作!
对,还真就是作!
这雷狮和安迷修,海盗和骑士的孽缘还就是这么作出来的。
说那个情况,那个场面,当真是搁谁谁身上都不会做出的事儿。
可奈何那人刚好是安迷修呢?
一个纯情了19岁,甚至连那什么著名xx片子都没看过的纯情小处男。
一心满脑子只知道发扬骑士道,光大骑士精神的童真骑士先生。
那个场面那个状况到底如何呢?我们暂且不说。
先说这海盗团,雷狮海盗团。这儿从凹凸大赛刚开始一星期不久就恶名昭彰起来的四人团队。
这海盗团的队长,雷狮。可是一个连鶸都看不上眼的嚣张人事。
据某些人汇报,只要有鶸在他面前当道了。要么赶紧滚蛋,要么……就赶紧在雷狮那锤子下和他那远在天国的亲人们热泪盈眶去吧!
真真,可谓是,年少轻狂,嚣张至极。
想必,这样的少年,定是随心所欲唯我至尊吧?
但据某些女孩儿透露,这儿个嚣张到天王老子的男孩儿,长得可以说是相当俊美——甚至曾有一名少女为了验证这个事情而特地蹲了半个月之久,只为了见到雷狮一面。这不,最后见是见到了,可这人啊,也跟这见了一次,就丢了魂呐。
要不要猜猜这女孩儿最后怎么样了?要说这女孩儿啊,也是个烈性子。就她失魂落魄了半个月,突然跑去堵了雷狮的路,当着雷狮的面告了白。
这告白嘛,铁定是娇羞加满怀欣喜。只是可惜了,人雷狮只是轻轻瞟了这姑娘一眼,就说了句没兴趣。
哎呀,这一句冷淡地没兴趣。可以说是把人家姑娘打半月的思念浇没了。
人姑娘此时此刻心里就一感觉,凉飕飕的。
然后你猜怎么着?
人姑娘双手一张开,再度拦着人海盗团,满脸决然地对雷狮说,没事儿!那让我死在你手里好了!反正我是听说雷狮你会打死拦在你面前的鶸,你就把我当成这种人好了!
这下一好,这姑娘说的,凛然大义似的。
但可不管怎样,她终归是把要走的海盗团拦了下来。
这儿雷狮听到那姑娘如此深情的告离别,倒是难得一见地停了下来——这不堪一击的鶸刚才说了啥?什么“请把我当成那些鶸,杀了我吧!”
瞧瞧这话,说的雷狮他都要笑了。
“我说,眼前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姐。麻烦你对你这生命,对这凹凸大赛有点尊重行不?”
“我来这儿参加凹凸大赛可不是为了看你们这些脑袋长残了的鶸来我面前演一些自以为是的独角戏的好吗?”
听听!这雷狮左一句行不又一句好吗的。把人家姑娘说的都泪流满面了。
太损了,太损了。
可能怎么办呀?还不是这姑娘自己作的?
这雷狮看人姑娘哭看的也差不多了,他那是半点心软辩解的心思也没有啊,这硬肠子要得有多硬啊!
他这刚起步走了不过一步,就在他以为终于可以得到解脱的那一刻。他身后,又传来了一阵声响。
“前面那四位,你们欺负了女性,难道就不该对她好好道歉吗?——还是说,凹凸大赛不全是有素质的参赛者?”这来人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刚进凹凸大赛正风头旺盛的安迷修骑士先生。
“哈!?”雷狮太气了,他这刚想走呢,又来一个不知死活还不知场合不懂气氛玄儿傻子过来搅和。
接着他这转身一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就更令他气绝。
眼前这人,不是其他,正是前阵子夺了他第七名的那个傻逼自诩最后的骑士安迷修。
是的,这刚赶来的安迷修不认识海盗团一伙——毕竟全是男的,他自然没兴趣知道,再者就是,不论外传这海盗团如何霸道邪恶。只要是他安迷修没亲眼认知到这个小队真做了什么坏事,他就一天也不会把这些闲言碎语当真。
但恶棍毕竟是恶棍,这不,连两个月都不到呢,安迷修就和雷狮碰上了。
再回说,这安迷修尚还不认识雷狮,可这雷狮啊,确实认识了安迷修。
不是排名数字版上仅仅一个名称的认识——雷狮可确确实实跟安迷修见过面啊!
那可以说是雷狮最TM不想回忆的大脑记忆之一了。
反正总之现在,雷狮看着安迷修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想。
那就是——毁尸灭迹!
雷狮想着,便抬起了手!那足以唬人的雷神之锤被他抡了起来,巨大的电流自他的手中显现,逐渐开始凝聚起天边漂过来的乌云。
电闪雷鸣间,就在这众人都未及时反应过来的空档。
有一个极其不和谐并且相当尴尬地话语cha.了进来:“那个,实在不好意思。请问……请问你是女孩吗?”
好了,这问话一出,当场皆是静谧。这就不得不说安迷修出了一个好招啊!可不,不费吹灰之力,就让面前这本来怒至极的男人气得更是连雷都散了,锤子都举不起来了。
当然这在场的可不止雷狮一人,还有军师一名骗子一名疯狗一只呢,再不济,还有那个告白失败求死失败的姑娘一位呢。
安迷修这次出的招啊,威力可大了。
他把那本来只是有些烦闷之气的雷狮惹出了真正的怒气,也把那在场的另外四人都逗笑了!
雷狮就听着身后那大大小小的笑声沉默了足足有两分多钟吧,就扬起绝对不算善意的微笑,对着那个傻啦吧唧的安迷修说道:“老子可tm是货真价实的男人了!”说着,他就要抡起锤子上前跨步叙事待命,就差脚一踏,直奔安迷修的命门了。
安迷修这一看,连忙迅速地做好备战架势。可他现在心里苦啊!他这参加凹凸大赛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这自然是遇上了许多形形色色的人。这其中,更是有男生女相女生男相的人存于其中。
就安迷修这乱招人的气质以及对男女只有最初最基本的认知信息。
这不认错几个人搞几趟乌龙他自己都不信。
更何况,在他认知里,哪里会有一个正经男生会在自己头上绑一个头巾啊?他刚才从后面看的时候还以为是白色的双马尾呢!
就刚才,他还暗自嘀咕了声这姑娘看起来挺高挑的,居然有一头白发。
呵,雷狮要知道他的想法。估摸着上来就是一个爆栗子,直骂他一声傻子。
这头巾实在太抢镜头了,雷狮背对着安迷修的时候,安迷修这傻子直接无视了雷狮那一头干净利落的灰蓝色头发,满眼全是那长长的白色头巾。
这雷狮回头正面看着安迷修了吧。
安迷修竟然有一瞬间觉得面前这小男孩的头巾配着他倒是可爱的不得了。
这下好了,安迷修因为一张极具嚣张之意的面孔和一条可爱到爆的长头巾,给掰歪了。
这得评评理吧?
安迷修这不是来救助那女孩子的嘛?怎么这不过一小时的时间,才不过几句话的照面。这揣着一腔热血的少年,就沦陷了呢?
好吧,安迷修心动的那一刻其实还有点侥幸眼前这男孩是女生。不过可惜了,并不是。
雷狮好笑地看着眼前这个突然蹦出来的傻子,他实在不想跟这人做过多的纠缠。他有预感,安迷修这傻子以后极有可能会成为自己的一大障碍。
但这障碍他实在不想去除掉,起码现在还不能动——一是自己现在的实力还不稳定,队内还未完全听从自己的命令,起码佩利那个傻狗给他的威势还不够,要是自己因为这次战役出了什么事无法镇压,那么极有可能帕洛斯带着佩利跑路。二是他能感觉到眼前这个安迷修跟自己实力相当,一对一自己或许有赢的可能性,但绝对不大,并且极有可能会被重伤。
这一思考,他就很难再在这儿待下去了。
更何况,更有一个来自心灵深处的一点儿,他总感觉眼前这个安迷修看着自己的眼神有点不对劲。
他也不是没有往那个方向想,可又看安迷修对女孩儿那个态度,他便觉得自己大约是多想了。
雷狮哪里能想到,性向这玩意儿,根本不能看表面的啊?
哎……总之,这第一场照面。弄得两人皆是心力交瘁,摸不着头脑。
最后的最后,也不过是安迷修极其绅士的一礼,由衷地希望雷狮放过他身后的那个小女孩:“呃……还请麻烦好心的四位放过这位小姐吧?最后的骑士安迷修提她向您道歉。”
“呵。”雷狮扛起了那被他冷落的锤子,意味不明地回了句:“我倒是希望这个鶸能早走早解脱呢。”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徒留安迷修怔怔地望着雷狮那离去的背影独自沉思。
“雷狮很帅吧!”也正是在这时!那在一旁掉线了很久的小女孩也盯着同样的地方,一边兴奋地夸赞雷狮一边朝着安迷修解释道:“其实我不是被雷狮海盗团的人欺负啦,就是我之前偷偷跑去目睹雷狮的颜值,然后喜欢上了。想来想去,就只有去告白或者死在他手里这么两条路了。结果吧……告白不成,求死也不成。一时间我都不知道咋办了,就哭了出来。”
“这可不行,美丽的小姐,你将来还有大把的时间足够你忘掉他重新去喜欢上一个新男孩儿。”
这安迷修一听那姑娘絮絮叨叨地说完了来龙去脉,瞬间心疼了起来。于是他朝着女孩行了一礼,握起女孩的右手轻轻一吻。
说着祈祷她能好好活下去的话语,便对她安抚一笑。
而自己,则是重新望向了雷狮远去的方向。偷偷记下了雷狮以及雷狮海盗团的名字……那望着远处兀自思量的认真模样,竟别有一道风景。
惹得,那姑娘引起别样的心思……转瞬之间,那姑娘突然明白了什么。
怕是,有什么在悄然运作着。
这还是尚在五米之外的雷狮并未能想透彻的事了。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废物席——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