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物席——美食博主

「对每一位喜欢我文的天使怀抱着谢意。」

我是萦席,
请多指教。

永吹@筆畫數
对象@柚丸奶糕

手机板头是水吉太太画给我的人设

文禁止转载,其余多半无所谓

是条咸鱼(重点)
填完坑就走人的那种

赌博使人高产
欢迎大家都来玩

推荐限定凹凸安雷瑞金,除非特别好看或者亲友的图之外不会推荐。

雷点全无,开始混邪。请注意这个沙雕的开始。

【安雷/瑞金】你胆儿不小嘛①

*八百年前的点文(校园试胆大会)
*还没写完,大约会有三四篇这样的。时间不够,临近毕业,不定期更新。暂时就先不艾特那位姑娘了
*安雷篇和瑞金篇是分开的,tag我只打单个cp的tag
*名字稍微会有点区分,但时间线是一条上的。安雷《你胆儿不小嘛》瑞金《胆儿倒是不小》(透露,标题是台词。)

——
今天学校通知了一件事。
是老班在晨读的时候带过来的。
算是半件好事半件坏事。
但这对雷狮来说却是一件不怎么样的无聊事儿——老班带话来,明天的校庆,多增加了一个试胆大会。
是一个“全程学生探险,老师陪伴”的这么一个娱乐性试胆大会。
地点嘛,就在最近一直被学生们津津乐道的学校后山上。
“喂,安迷修。”这老班刚讲完试胆大会的注意事项,下一刻雷狮就迫不及待极其不礼貌地踢了踢他前桌的凳子。
喊道:“转头,找你。”
“……”安迷修扶了扶自己那气得起劲的额头,无奈地转身看向雷狮。
他也不说话,就那么眼神示意般的朝雷狮努了努眼神,问他。
雷狮当然明白安迷修什么意思啊。
但他就是看不惯安迷修那一副到哪都是三好学生的模样——在他看来,这就是作。
于是他这话还没说上几句呢,就先扬起讥讽地笑脸,对着安迷修不客气的嘲讽道:“哑巴了啊,安迷修。”
“……你究竟想干嘛。”安迷修看了看雷狮,眨了眨眼,想着自己绝对不能生气。
安迷修告诉自己,凭着自己多年的经验,这个时候生气只会加深老师对自己的坏印象。
毕竟全校随便哪个谁都不相信,高二那个尖子班的三好学生劳动委员会安迷修跟整天跟个痞子样的体育委员雷狮谈恋爱是吧——可事实就是如此。
学校老师知道这件事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找了安迷修这个好学生深入探讨了下人生。
这下好,不探讨不知道,一探讨倒是吓了那群苦口婆心的老师们一跳。
感情这两个男学生早在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情况下私定了终身——这就让那群老师们很不懂了。
特别是他们的老班。别的不说,就说在他眼里,他那两只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分分明明看到的是这俩学生有事没有就吵个架,打个架。这整个气氛啊,不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那也有剑拔弩张吧?
这难道不是两人关系极差的表现吗?
还是说难不成这是什么新型调情方式啊?

“……喂,安迷修。我说,”雷狮无视了讲台上老班那灼热且不友好的眼神,身子前倾,就这脸上那张扬嚣张的神情向安迷修那靠了靠。
安迷修被他这么一出搞得有点尴尬微愠,似乎是同样感受到来自老班的灼热眼神。脸颊有些赫然,他感到一丝不自在,又或者说是不适应。
于是下意识的,安迷修就要往后退。接着就被雷狮给按住了。
按住的同时,雷狮还朝安迷修森然的笑了笑,那洁白的齿贝露了出来,竟平贴了几分怒气。
完了。
当安迷修看到雷狮这一表情的瞬间,他就知道,他又把他这小男朋友给惹毛了。
雷狮可不管安迷修现在的心理旅程,不过是光看安迷修的表情就能知道事,他有什么好去揣摩的。
当下,他也不管安迷修怎样,就朝着安迷修耳边缓声说道:“跟着老师去有什么意思。试胆大会,今晚去会会。”说完,他不顾安迷修惊愕地双眼,双臂一揽,放在了脑后勺,向后一仰,靠着椅背就闭目养神了起来。
“……”安迷修心情复杂的揉了揉自己发热的耳朵,到也没多说什么就转身兀自看起了书本。
这两人,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无视着老班来着。
雷狮是从未理过他,倒是安迷修,以前事事尊着他这个老师来着。
现在……哎,不说也罢。
全是那个雷狮给害得,小小年纪谈什么恋爱,这一谈连尊师重道都不知道了。
老班在一边批着作业,一边惆怅着。
这刚披到安迷修的作业,就看到了他那规规整整的字迹。
不由得又难过了起来,看着小孩漂亮的字迹想着,这孩子以前也不是这样的啊……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了,是从那次集体劝阻那孩子别早恋那之后……

评论 ( 1 )
热度 ( 23 )

© 废物席——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