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物席——美食博主

「对每一位喜欢我文的天使怀抱着谢意。」

我是萦席,
请多指教。

永吹@筆畫數
对象@柚丸奶糕

手机板头是水吉太太画给我的人设

文禁止转载,其余多半无所谓

是条咸鱼(重点)
填完坑就走人的那种

赌博使人高产
欢迎大家都来玩

推荐限定凹凸安雷瑞金,除非特别好看或者亲友的图之外不会推荐。

雷点全无,开始混邪。请注意这个沙雕的开始。

[安雷/瑞金]胆儿到是不小②

*是八百年前的点文(校园试胆大会)
*只有前面一点是安雷
*后面是没有金却有银爵和格瑞的瑞金
*银爵表示自己很难过,为什么他本来还剩50的电话费却被扣到不剩10的话费并且还不能向某人报销。
*这次tag会有两对cp的tag,避雷注意。
*可怜的单身狗银爵,请让我们为他默哀三秒。
*前篇点专属tag

★BY萦席☆

——
是夜,月黑风高,寂静无声。
因着安迷修和雷狮本就是一个宿舍的,所以他们靠着一个简单的手势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于是前脚雷狮刚走不久,后脚安迷修就对舍友说了声。
银爵很是复杂的看了看安谧修,似乎有点欲言又止,可奈何因为他的脸色原因——本就以为探个险花不了多少时间的安迷修更是没有注意到银爵那似乎发现了什么的眼神。
一想到雷狮那个暴脾气还等着自己,安迷修就有点头皮发麻,也不晓得是不是因为对方现在是自己小男友的缘故,以前还能心安理得甚至暗藏点反叛心里让人家等着的安迷修现在一想到人在那月黑风高独自一人等着自己的情况,想想就后牙槽一阵酸麻,让他忍不住去舔压自己的牙床。
于是银爵这边还想纠结纠结跟安迷修提个醒,安迷修那边撂下一句话就快步出了宿舍。
以至于银爵也就只听到那一句话:“查寝时帮我和雷狮请个假。”
然后银爵才缓慢地将面部表情逐渐收敛了起来。
心里暗自感叹这两人进展有点快过头,一边正要上床睡觉时,背后传来了一声冷淡的疑问:“那两个傻子呢?”
“……”银爵放下了自己攀爬的手,很是平静地看着刚把洗漱用具放下的格瑞,说道:“晚上,小情侣还能干嘛。”
这话一出,他就明显感到对方的气场变了。
这就好像,银爵他不经意触犯了格瑞什么底线一样。
但是银爵他也不是吓大的,更别说还有他的黑脸加成——只见他面无表情的略过格瑞那冷得如刺刀般的眼神,转身又打算攀爬上床去睡觉。
然后他就听到身后冷得跟个冰渣子似得声音说道:“小心夜半塌床。”
银爵顿时放下了他的手,再度面无表情地看了眼格瑞,确认对方眼中透露的认真以及冷意后。
他当着格瑞的面打通了紫堂幻的电话,对紫堂幻说了句格瑞的事,然后他明显就能感觉到对方手机换了个人。
于是他也不管格瑞什么脸色,直接将自己的电话给了格瑞那个臭小子。
接到手机的格瑞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银爵。然后再听到确实是金的声音后才将手机贴在耳朵旁,走到了门口开始安静的和金讲话。
比起金来说,真的是非常安静了。
银爵想到刚才自己一不小心听到的电话那方,一个劲地喊着:“格瑞,格瑞,格瑞你没事吧?”这样的纯净男孩音。
一边心疼自己的话费,一边啐了口“呵,小情侣”后上床睡觉。
很久之后,格瑞才依依不舍得和金道了声晚安,才将电话挂掉。
同一时刻,电话里叮铃一声,短信多了个1出来。
于是这尚未从依依不舍情绪里出来的格瑞迅速点开短信,原以为金给他发了什么信息的格瑞瞬间看到了一条通知话费不足10的通知短信。
“……”
格瑞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11:58。他还记得自己和金通话时是在八点以后,这还要归功于他那万年不变的洗漱时间。
也就是说,他和金差不多花了四个小时的时间来煲电话粥。
好像是有点长。
一向没什么愧疚心里的格瑞此时却因为自己拿了别人手机打到没话费这一地步感到了一丝丝的愧疚。
但他也没后悔什么的,反倒是用银爵手机打了下他电话,再记住对方电话号码时,很大方得给人家冲了……30电话费。
接着就一脸毫无愧疚之意的将手机放在人枕头旁边,什么也不说的回到了自己床铺。
他在临睡之前倒也是很奇怪地看了眼到现在还空着的两床铺,但随机又想到那两人很有可能出去约架了大概要半夜才会来也就作罢。
毕竟都是成年人了,他们做什么自己心里应该都有数……让他这么一个未成年来担心,也太不合常理了。
这事格瑞也就心里想想,他是一丝担心的心思都没有。
但也正是这一刻的游神,导致格瑞没有听到那来自上铺的一丝微弱地叮铃声。
也就没发现他的发小外加小男友金说了句什么。
“晚安,格瑞。我会想着你睡觉的!”

评论 ( 7 )
热度 ( 15 )

© 废物席——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