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物席——美食博主

「对每一位喜欢我文的天使怀抱着谢意。」

我是萦席,
请多指教。

永吹@筆畫數
对象@柚丸奶糕

手机板头是水吉太太画给我的人设

文禁止转载,其余多半无所谓

是条咸鱼(重点)
填完坑就走人的那种

赌博使人高产
欢迎大家都来玩

推荐限定凹凸安雷瑞金,除非特别好看或者亲友的图之外不会推荐。

雷点全无,开始混邪。请注意这个沙雕的开始。

[安雷/瑞金]你胆儿不小嘛③

*是八百年前的点文,校园试胆大会
*还有一章内容才会真正的进入试胆大会!
*我可怜的银爵用生命在演绎他这两章,以后怕不是没有他的出场了,下一张应该会有他少量出场。
*事实证明,狗粮真的很好吃。
*多年不见,某条咸鱼席终于想起她的博客更了文![望捉虫]

★BY萦席☆

——
远在一个楼层的金并没有想到,自己的发小男友不仅没有及时看到自己那斟酌了很久才发出来的短信,并且还被电话原主人仔仔细细看了三百来回。
——银爵不清楚格瑞若是看到这条短信会是什么反应。反正现在他唯一的感受就犹如被强塞了一嘴狗粮。
分明就只是一个无辜人,却要承受他所不该承受的痛!
是的!银爵发现自己不止看到了金的信息,他还看到了昨儿被格瑞看到的通知信息!
银爵看着自己手机的信息,顿觉这世间险恶,套路连环。
仿佛这单身狗就是为了被套路而生。让他也不禁报复一下——沉默的将手机放在身上当什么也没意义发生一样去上课。
这会儿,不知道一晚上去干什么了的安迷修和雷狮终于悄咪咪溜回了宿舍。
这个时候已经过了早读了,习惯早起早读的格瑞早就离开了宿舍,而银爵本身今天也没什么重要的课所以懒散了一会儿。
谁想到这一懒散,就又碰到个事儿了。这就不得不说了啊,这银爵运气也太背了点。
因为银爵有看到,也就在听到动静时下意识的探头看了眼。
接着,他就发现这两人衣服都有点破碎,头发上还沾了少许的叶子,就连面孔都有点精神过头了的感觉。
这一认知,让银爵,让经过昨晚的银爵隐隐约约产生一丝莫名的警觉。
就好像,他发现了什么不太好的事情……
银爵想要亡羊补牢似的缩回了头,他没有一刻是比现在还想要降低自己存在感的。
可惜了,就他那一头银发和他那极具对比性的肤色,注定了银爵这人此生的不平凡。
只听下面的安迷修问道:“银爵在?”
这声音一出,银爵又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似是语调不稳又似是语气急促,这太不符合安迷修平时的温和沉稳了。
他现在这个状况,就好比自己看某毛片的情况……等等?!
这个想法过去危险,银爵还是很努力的摒弃掉这个大胆又在意料之中的想法。
起身朝下面两人回了句,以示自己在。然后还是朝他们说了句:“这个时间早读也差不多要结束了,要不你们先去洗漱下再上课?”
“嗯”安迷修应了声,随即拿着自己的洗漱用品,也没多嘴说他们干了什么,而是很礼貌的回了句:“好,谢谢。”
银爵倒也没什么意外的朝安迷修点了点头以示回礼。
反倒是晾在一旁的雷狮不甘寂寞的嘲讽起了安迷修:“……怎么,跟我接个吻都嫌弃?这么急哄哄的去洗漱不怕被自己吓着了?呵……”
安迷修估计也是被这不痛不痒的话语说惯了,他到也不在意的给雷狮准备好了洗漱用品,理也不理雷狮刚才的嘲讽,对雷狮说道:“走吧,一起洗洗。赶紧点时间,别把第一课也给翘掉了。”
“……嗯?”雷狮脑子一时没转过弯来——他的小男友刚才说了什么来着?一起洗澡?安迷修什么时候这么主动了他怎么不知道???
尚处于惊诧状态的雷狮下意识地张口必怼:“哟,安迷修,你的小洁癖呢?”
“……”话语一毕,场面突然沉默了几秒,雷狮看了看不知怎么突然眼神变得有点深沉的安迷修,又看了看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一脸不关我事的银爵。
张了张嘴似是想要说些什么的欲言又止。
然后接着他就在安迷修的一言一句下停止了自己的想法。
只见安迷修将雷狮的东西放在他手上,然后拉起他另一只手,转身就说:“刚看过的,还洁癖?别发病了,快点洗完赶紧上课。被你缠着早缠的没那小毛病了。”
说着,安迷修拉起人的手就溜进了浴室。
他怕不是硬撑着自己的羞耻心说完的句话——因为雷狮清晰地看到了安迷修耳垂以及脖颈出突然发红的肤色。
这边突然羞涩的安迷修和发现自家男友的另一个小毛病的雷狮丝毫没察觉到银爵此时的异样。
——他刚才我没听错吧?他也没理解错吧?不是这一个四人间宿舍,为什么唯独他是个单身狗?这数不对啊!
银爵此时此刻:……去他么的室友爱!

评论 ( 1 )
热度 ( 11 )

© 废物席——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