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物席——美食博主

「对每一位喜欢我文的天使怀抱着谢意。」

我是萦席,
请多指教。

永吹@筆畫數
对象@柚丸奶糕

手机板头是水吉太太画给我的人设

文禁止转载,其余多半无所谓

是条咸鱼(重点)
填完坑就走人的那种

赌博使人高产
欢迎大家都来玩

推荐限定凹凸安雷瑞金,除非特别好看或者亲友的图之外不会推荐。

雷点全无,开始混邪。请注意这个沙雕的开始。

[安雷]过于早夭

*睡前短打
*be向
*宿敌状态
*意识流吧

★BY萦席☆

——
再一次疯狂的击坠对方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几次了呢?

光是那刺入皮肤、灼伤肉体、成群密布的雷电闪到对方的时刻就多的数不胜数。

每当他看到这一刻,那被紫色雷电包围的盛宴,那分明有反击能力却不知为何总会在关键时刻犹豫的某人。就感觉自己心里涌起一股无名火,直叫他去摧毁那个人。

他无法压下那股无名火,又或许是不像去压下它。

但总要到最后一刻时,他就会找各种理由各种借口去放过那个人。

犹如不忍心就此让他消失那般,总是不肯痛下杀手。

雷狮并不知道,自己这种感情是因为喜欢,因为在意。

安迷修却知道自己为何在犹豫。

他会在看到雷狮时候感到异常欢愉和满足,在看到雷狮去欺负弱小的时候会因为自己信念的缘故而对他怒其不争哀其不幸,会在雷狮向自己毫不留情的攻击时,感到一股自心底涌起的哀伤与难过。

这些感情他压不住,也不想压。

他知道自己的异状来自何处,也知道自己这个现象叫什么。

那是爱。

那是不能告知的爱。

他从一踏进凹凸大赛里就清楚明白这场比赛的残酷性,一如贯彻他的骑士精神,他打从一开始就未曾想在这个凹凸大赛得到什么——除了他来的目的之外。

可这一次,他却肖想起了他不该肖想的东西。他企图想让雷狮爱上自己,他想将这日益月累的情感尽数发泄出来。

他想和雷狮在一起。

这是一个永远不能成功的妄想。

安迷修看着自己的断腿,不由得苦笑了起来,他笑着笑着突然抬起了头,望着那碧蓝如洗的天空,忍不住想起自己那远在天边的师傅。

他说:“对不起了,师傅。我没有谨遵您的教诲,最后也没有为您报仇。却要因为一己私利而选择离去这个世界。”

后来的后来,等雷狮找到安迷修的时候,他已经失血过多而死亡。

至于究竟是出自何人之手,这是连全胜而归得到“自由”的雷狮也查不出的事。

即便他成了“神”,做了那位的代言者,却也根本救不了自己心里那牵挂的人。

雷狮最后没有把安迷修的身体带回去,也没有为他立一块墓碑,他给安迷修清了清周围的血迹,觉得自己稍微看的顺眼了一些后,就这样看着安迷修随着时间风化了身躯。

他就以这样惩罚的姿态,让他一辈子记住了这样的安迷修。

也不给曾给过安迷修一副墓碑。


[我记得有一句话特别令人印象深刻“不论你生前做了什么,身后死去若是没有人记住你,那就是真的不存在了。”这里我就是写雷狮因为气安迷修的傻逼弄死自己而不给他在这世界上留下任何东西。然而他还有雷狮记着,所以根本算不上不存在。]

评论 ( 2 )
热度 ( 6 )

© 废物席——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