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物席——美食博主

「对每一位喜欢我文的天使怀抱着谢意。」

我是萦席,
请多指教。

永吹@筆畫數
对象@柚丸奶糕

手机板头是水吉太太画给我的人设

文禁止转载,其余多半无所谓

是条咸鱼(重点)
填完坑就走人的那种

赌博使人高产
欢迎大家都来玩

推荐限定凹凸安雷瑞金,除非特别好看或者亲友的图之外不会推荐。

雷点全无,开始混邪。请注意这个沙雕的开始。

[瑞金]我的后半辈子

*是婚后(划掉)同居生活啦。
*还是忍不住套用我那个凹(凹)凸学(学)院au
*是个糖。
*是小段子
*ooc很严重
*不记得发没发过,反正我lof上没有,混更一下。

☆BY萦席★

——
“歪,格瑞。”
“嗯?”
“”嘈杂的闹市内,金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物品,他左看看右看看,似乎完全不能理解手中的东西。
电话中是已经成功联络上的另一边,金很委屈的对着电话说道:“我觉得我走错了地方耶,这和我要买的东西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那厢的格瑞很平常的沉默了一下,问:“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是一个据说价值八万的青花瓷。”
“把它放好,金。”格瑞说:“你去问问店家老板这附近的菜场在哪个方向转弯。”
金听闻,乖乖地放下手中的青花瓷,然后转过头,对着那已经盯了他很久的老头儿老板问道:“那个,老板,请问这附近的菜场在哪个方向转弯?”
“……你走出店门右拐直接走到尽头就能看到菜场影子了。记住,走到尽头。”
目瞪口呆的老头儿还是放不下自己的善心,很好心的给金指了指路。
金一听,连忙对着老头儿道谢。
老头儿看着,那一瞬间他甚至以为晚霞照了进来,仿佛色彩全部为着这个少年而绽放。
于是金迈开脚步,勇敢地朝着目的地前进……!
“金?”
“哎,在!”
电话另一头的格瑞看了看自己手上还剩不少的试卷,最终还是放弃了脑内选择,对电话那头的金说道:“你问好路了吗?是往哪里拐?”
“报告格瑞老师!”金走在店门口对着那尚还有一丝余温的朝霞慎重的行了一个军礼,元气而欢快的声音再度响起:“据说是从店门口右转直走就能到了。”
“好。”格瑞迅速批下一张卷子,继续说:“那就朝着你那手机的那个方向转,然后直走。”
“好的格瑞老师!”
“嗯。”
于是在这不到五分钟的路程里,金就像一个听话的小兵那样走到了闹市的尽头。
而这一到尽头,金就很难过的皱起了眉头。
“格瑞格瑞,我什么也看不到啊!跟别说什么菜市场了!”
“你到处转转,我说是朝四周望望。”
“哦哦……哇!真的看到了!那个老爷爷没有在骗我们耶!”
“……当然不会骗我们啊。”
“嗯?格瑞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格瑞默默翻下一张考卷,一边下意识的回答。
“……嗯——算了,我先去买菜。”
虽是这么说,当金走进菜市场的时候还是不免震惊了。
“你到了?”那厢的格瑞并不知道金已经被这极具接地气的地方吓到了,他只是一如既往的对着金说:“你到了的话,接下来听我指挥。”
“哦……哦哦,好的格瑞!”金回道。
“……你怎么了?”
“我没事啦!好的很!”
“哦……好。”
接着,半信半疑的格瑞还是按照原计划那样指挥着金走到熟人家的阿姨那边。
因为有提前说好,所以当金过去的时候,那个阿姨也是很礼貌的朝金打了个招呼就让金自己挑了。
“你挑了什么?”格瑞问。
“丝瓜!”
“那就找细长的,不要偏粗的。”
“好的遵命!”
“还有呢?”
“茄子与黄瓜!”
“都挑好看的,还有茄子小心点别跳了有坏的部分的。”
“好的遵命!顺便说蔬菜都跳完啦!我要去买肉了!”
“嗯。”格瑞看了看自己快要批完的试卷,想着大概能在金买完菜就批完后,松懈之余突然想起金买的蔬菜。
一时没忍住,格瑞开口问金:“你买的这些蔬菜……有暗示什么吗?”
“啊?”单纯如金完全不知道格瑞突然来这么一句的意思。
然后吃了雄心胆的格瑞对金大胆发言:“你可以不用挑全是棍状的蔬菜的。”
“………………格瑞!”
“啊!?”
受到惊吓的格瑞看着这被挂断的电话,愣了半响,猛然想起自己刚才的“夜深闺怨”一样的话语。
刹那间,羞耻纷纷变为红色溢满了他的脸。
“其实我也没说错啊。”忍不住搓搓鼻尖的格瑞低声细雨地呢喃道:“毕竟我的后半辈子是你来负责的啊——”
“!!!”那边不知道做了什么神操作竟突然又通话上的金好巧不巧正听到了这句话。
“喂!我说,格瑞!”脸上早已布满红晕的金脑子仿佛进了一滩汪水(是的就是进水了),他不分场合的、不分轻重的、毫无顾忌的对着手机吼道:“下半辈子不光我负责你,你也要负责我!”
“要负责我”
“负责我”
“责我”
“我……”
宽敞的办公室里,因为格瑞的擅自以为电话已被挂断,而导致的整个还在办公室里的老师们都听到这无比荡气回肠的表白后。
全然变目瞪口呆的办公室了。
“啧啧。”坐在不远处的凯莉老师一副“我懂得”表情看着格瑞。
“很不错哟,被人承包的后半辈子。”

评论 ( 6 )
热度 ( 13 )

© 废物席——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