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猫咪

「这是只给亲友和自己摸鱼的博客了」

头像是我家猫宛宛

我是萦席,
请多指教。

永吹@筆畫數
对象@柚丸奶糕

手机板头是水吉太太画给我的人设

文禁止转载,其余多半无所谓

是条咸鱼(重点)
填完坑就走人的那种

赌博使人高产
欢迎大家都来玩

推荐限定凹凸安雷瑞金,除非特别好看或者亲友的图之外不会推荐。

雷点全无,开始混邪。请注意这个沙雕的开始。

[安雷]说好的后半辈子,你得负责

*是强行入住的故事。
*还是忍不住套用我那个凹(凹)凸学(学)院au
*是个糖。
*是小段子
*ooc很严重
*不记得发没发过,反正我lof上没有,混更一下。

☆BY萦席★

——
“去他妈的后半辈子!”暴躁到甚至想去打一架的,这回儿居然不是雷狮,而是安迷修。
很显然,这安迷修能炸,百分百是雷狮的功劳。
而这雷狮大爷现在正坐在安迷修家里的沙发内,而他左腿旁,正放着一个大型行李箱。
雷狮本人呢,正享受着安迷修之前习惯性给他切的水果拼盘。
已经是一副很好的主人做派了。
也正是这一点,彻底惹炸了安迷修:“你他妈去别家承包后半辈子行不行!我供不起你这大爷!”
“说什么供不起啊——”雷狮笑着吊起一片橘子对着安迷修晃了晃:“你这不早就供着我了吗?”
“……”
“雷狮。”
“嗯?”
“出去。”
雷狮咬下自己刚叼起的橘子,一本正经地望着安迷修。
安迷修也一本正经地回望雷狮。
然后?
然后雷狮就笑了,他还一边笑着一边吃着水果,然后再说道:“我说,我的安大班长,睡也睡过了,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过了。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跟老师我过呢?”
“我可没有师生恋癖,别跟我来老师那一套。”安迷修依旧冷着一张脸。
他向着雷狮那走去,就在雷狮以为安迷修要对他做什么的时候,安迷修只是静静地望着他。
然后在他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中,将空果盘拿了起来。
拿完就走,仿佛他雷狮一个活人还不如这一个空果盘。
莫名得到这个认知的雷狮瞬间就怒了。
他丝毫不顾及安迷修此时的现状,只抬手一抓,抓住安迷修背后的衣服,用力往后拉。
安迷修异常顺利的失重,并一个不小心的脱手,将空果盘摔了出去。
“啪——喀嚓。”
安迷修的脸更加黑了。
雷狮则是一脸毫无歉意的笑着:“抱歉啊,安班长。是我实在不小心了。”
安迷修斜躺着半靠雷狮,他那因为扶着沙发靠而摔出果盘的手正牢牢地抓着。
样子可谓是狼狈至极。
但安迷修却笑了。
他在雷狮极度不解的情况下,笑着起身。
他扯了扯自己的领结,似乎是在解压着自己的些许烦躁,然后说道:“你说你要我负责你后半生来着?雷狮。”
“……哼,怎么?”雷狮带着些许不屑的反问。
“没怎么。”安迷修说:“只是我觉得你需要去看看脑子了——你莫不是精神有病吧?啊!?”
“你才有病吧!”
“啊!是的没错我有病!”安迷修扯领子的动作更大了。
他也不扬起笑容了,一副眼前人欠了他八百万的神情。
是一副让人看了都觉得很凶狠的表情。
然后安迷修扯掉了领带,再度向雷狮凑近。
“安迷修你要干什么?……我他妈不就是把你果盘摔碎了一个么用得着对我无限放大这么一张凶……唔!???”
“嗯——”
唇齿刚一分开,安迷修就继续开口:“哎我他妈就是有病。雷狮你有本事可以试试住下来看看能不能活着去见你弟弟。”
“……我他妈当然有本事活着去见我弟。”雷狮这刚一结束,异常恼怒于刚才那猝不及防,反应极快的反驳道:“你这里是龙潭虎穴吗!?很难走吗!?我雷狮就是要住下来怎么!”
“你住啊!”安迷修突然吼了起来。
“住就住!你以为本大爷我不乐意啊!”
“呵。”安迷修冷笑一声,又道:“我觉得您应该住不惯我这陋舍。”
“哼。”雷狮冷哼一声,反驳:“习不习惯住了才知道。”
“那我就等雷狮大爷您的差评以及离去了。”
“放心好了我还等着你承包我后半辈子呢怎么可能会这么爽快的走人呢?”
“………………嗯?”
突然之间,安迷修愣住了。
同一时间,雷狮疑惑的望着安迷修。
只见安迷修突然僵硬着身子自言自语:“我当初,不是拒绝雷狮住着来着?”
“…………噗。”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莫不是失了智啊安迷修?”
“………………你就给我可劲笑吧雷狮。”失了智的安迷修放弃了对雷狮的抵抗,捂着自己发痛的额头回了自己的卧室。
雷狮这一看,那可不妙,连忙问道:“嗳,安迷修。我的房间在哪?”
“……就是你上次睡得小客厅。你自己去收拾收拾睡吧。”安迷修回。
“狮了智?”
安迷修坐在自己的卧室间,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突然羞红一片。

评论
热度 ( 11 )

© 家有猫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