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猫咪

「这是只给亲友和自己摸鱼的博客了」

头像是我家猫宛宛

我是萦席,
请多指教。

永吹@筆畫數
对象@柚丸奶糕

手机板头是水吉太太画给我的人设

文禁止转载,其余多半无所谓

是条咸鱼(重点)
填完坑就走人的那种

赌博使人高产
欢迎大家都来玩

推荐限定凹凸安雷瑞金,除非特别好看或者亲友的图之外不会推荐。

雷点全无,开始混邪。请注意这个沙雕的开始。

[安雷]沉迷(1)

*ooc预定
*学院paro
*学生安*老师雷
*这是安雷请相信我!
*其实是自设学院paro但也没详细设定所以?
*o急哄哄写完了就把他发上来了也不管什么bug初次写安雷深怕把这个两个大天使写毁了xbuni

————

刮着阵阵冷风的夜晚还是那般的寂寥,现在已经接近凌晨了。徒有路灯照明的小街道,零零散散晃悠在周围的成年路人,以及那从空气中就散播着“危险”二字的气氛。

刚做完夜班兼职第一天的安米修撑着为数不多清醒意识,来戒备着自己尚未……不,应该说初次遇上的“危机感”。

距离家中还有不到百米的路程,照理来说安迷修根本不用担心这点路程……然而现在的状况就是安迷修正在为身后不知何时尾随上的某个不知名的人烦恼着。

若是身体允许的条件下,或许他就可以直接操起从小学起的格斗术了。……但就算是身体再三给出警告,放任这样的社会人渣逍遥法外这种有违正义的事情他还是做不来啊!

于是安迷修放弃了那对他只剩不到十米的路程,转身将躲藏刚路过的某转角口的某位年轻大汉揪出来就是一顿不要命的胖揍。

说是不要命是真的不要命,安迷修只管大汉揍得不省人事。然后接下来他就被自己脑袋瓜疼的快站不稳了。

但要说安迷修为了制裁邪恶(?)连智商也弃之不顾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就算他现在只能运用不到平时一半的脑子,后续的一切事宜也早已有了对策。

这转角口的另一头就是保安亭,只要里面执勤的保安眼不瞎,早上就应该会看见一个穿着怪异鬼鬼祟祟徘徊于此的男人。
只要眼不瞎。

安迷修扶着墙壁借着延缓头痛的空挡思考了一下自己要不要干脆直接把这个大汉抬去保安亭门口……但最后还是被自己现有的身体状况给击败了。

现在别说是抬了,就是扒拉起这个大汉都非常吃力。

最后安迷修选择将这个昏迷不醒的大汉以奇异的姿势贴着墙,大抵觉得这样足以显眼了,就拍拍手收拾收拾自己朝着家里走去。

只不过几分钟的路程,安迷修保证自己能安然无事的走回家里,好好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下,然后喝开水吃药,最后洗个澡浑身暖乎乎的跑进被子里安稳的睡个觉,第二天早上又能精神抖擞的上学听课。

若不是遇上了他的雷老师。

“哟——安迷修?这么晚了,我们的班长学霸大人怎么还不回家啊?”

安迷修只是转了个身,就要看似无事的胎起步,就看到了另一个转角口出来的……正拿着明显是啤酒罐的雷狮。

他知道自己家位置这边小道路是很多,但是生活了五年了,谁也没告诉他这里还能遇上雷狮的啊??!!!

这是安迷修第一次见到下了班的雷狮,他没有穿学校规定的西装西服,而是穿了明显在装嫩(?)的白色看似卫衣样的外套,以及一条非常新的牛仔裤。

再配上他那神奇品味的长头巾。

作为一个还是学生就穿着白衬衫黑西裤的安迷修一脸复杂的看了看雷狮又看了看自己。

老师看起来比自己嫩???

要不是雷狮手里拿着明显是成年人才会喝的明目张胆的啤酒罐……估计安迷修以为自己只是遇上了一个像雷狮的学生——或者说雷狮的弟弟。

啊……当然一大部分归咎于雷老师对他独有的语气问候。

安迷修不想说话,至少学校之外他一·点·儿·也·不·想·和·他的雷老师讲话。所以安迷修就占在哪儿不动。头疼的他想晕倒也站在那不动。

他只是由衷的希望这次,他的雷老师能稍微顾虑他一点,一点儿也好。当个路过人赶紧走了。

但是雷狮怎么可能会顾虑?又或者说更是因为看懂他这位班长大人的意思,更不想顾虑了。

更何况,他是安迷修。那个总是高傲克己示人,用着温柔严谨来夺取地位的安迷修。

雷狮敛下自己眼中略带兴奋的情绪,藏去的是欣赏猎物的感情。现在,他要做的只不过是肯定猎物并捕捉他。

于是雷狮走上前去,将空着的手贴在安迷修的前额。……毫不意外的感受到了从手心传来的热烫感。像是印证了自己的猜测那般,雷老师毫无老师责任心的嘲笑了起来。

“安班长大人哦——好好的发烧不回家乖乖吃药,出来晃悠?是为了什么呢?让我猜猜?嗯——穿着衬衫西裤,难道是找了工作?”

喝下啤酒罐里最后一点酒,雷狮随手扔在了旁边的垃圾桶里。一脸明显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看着安迷修——安迷修知道自己大事不妙了。

“就先不说这个好了——今晚你可是做了好几件不该做的事。光是发烧不好好休息……想知道我为什么知道吗?”

雷狮说着说着突然开心的大笑起来。

“因为我可是在保健室听着你和保健老师的谈话呢。包括你那羞死人的中二台词——什么叫‘不必麻烦老师您,不过是个感冒,要是我一不小心一个不注意,打喷嚏溅到您身上就不好了’这种谁都明白不能明讲的众人周至的尴尬问题偏偏你还一脸为你好的样子讲出来了?……真是好笑啊。”

雷狮这个说的可是绘声绘色甚至可以带上手舞足蹈——当然是模仿安迷修说话时配的细小动作。

雷狮当然不觉得羞耻,因为这本来就不是他说的。再说了跟一个小孩(安迷修再怎么早熟也只是一个小孩)论羞耻?别说身为老师了,就拿着成年人来说,他怎么可能会因此感到羞耻?

可安迷修就还是个小孩——特别是一直都很严谨恪守规则的小孩,这种对他已经算是侮辱性的玩弄……向来很高傲并且在雷狮这里连“耐心”都没有的安迷修直接上来就是一拳直击雷狮小腹处。

然后被眼疾手快的雷狮制止住了。

“反应和速度都不错啊……啊不过果然是因为发烧了吗动作僵硬力度也特别的——弱。”

雷狮依旧挂着那至始至终就没变过得嘲讽笑容,全然不在意似得,明显还处于游刃有余的状态之中。

“就这个力道?你能成功干掉你身后那个痴汉?我可不记得我们的班长大人智商这么掉线过……你就不怕,反被劫持吗?”

说道最后一句时,雷狮反手握住安迷修的双手将它们移到安迷修身后,这力道之大让安迷修无法反抗,他现在正是体虚娇弱的时候,根本反抗不了。

然后雷狮趁机故意靠近安迷修,故意轻吐着热气,压低着嗓音,对着安迷修说着那最后一句话。

安迷修成功被激起一个寒颤。

“雷·老·师”这是安迷修发怒的象征 也是最后的意识。

安迷修终于烧的脑子支撑不住了。

于是上一秒雷狮还在安迷修耳边笑着听安迷修恨得牙痒痒,下一秒就猝不及防的接住了倒在他身上的安迷修。这时的雷狮才突然想起来,安迷修现在是个病人……是个需要休息的病人。

“……我这个老师可真是失职啊。嗯——谁让你是安迷修呢。”

雷狮想了想安迷修家里的门牌号——这是班导都需要记得的事。然后进准无误的拿起从安迷修口袋里找出来的钥匙,开了锁。

接着,就在安迷修家里住下了。

评论 ( 5 )
热度 ( 44 )

© 家有猫咪 | Powered by LOFTER